年化4.5%“智能存款”盛行風險幾何 收益權轉讓模式或難持續

  陳洪杰

  [一位國有大行的人士認為,近期其所在的銀行三年大額存單年化收益才4.1%。民營銀行推出4.5%的產品收益太高了,這么高的成本銀行很難一直承受得了,這種模式不可持續]

  [在投資者可選擇的投資產品非常有限的情況下,多家民營銀行逆勢而上,攜帶創新型現金管理產品“智能存款”入場,主打“隨時存取”、“本金保障”,且收益率全線超過4%,甚至超過5%,引起市場關注。]

  貨幣基金的收益率連連下跌,A股萎靡,銀行理財告別保本,互聯網金融正處在十字路口……就在投資者可選擇的投資產品非常有限的情況下,多家民營銀行逆勢而上,攜帶創新型現金管理產品“智能存款”入場,主打“隨時存取”、“本金保障”,且收益率全線超過4%甚至超過5%,引起市場關注。

  然而據媒體報道,智能存款產品近日迎來央行窗口指導。雖未直接叫停,但進入到今年12月,多家民營銀行開始調整智能存款產品,實行每日銷售限額管理,有的民營銀行甚至暫停存入。

  1個月年化收益率4%

  智能存款并不是新鮮的事物,但在投資受限的2018年,卻因具備保本保息安全性好、可隨時支取、收益率高于普通存款及銀行理財的優點,受到投資者關注和青睞。

  目前,已經有10余家民營銀行相繼推出了智能存款產品,例如微眾銀行“智能存款+”、富民銀行的“富民寶”、網商銀行的“定活寶”、藍海銀行的“藍寶寶”、億聯銀行的“用億存”等。

  與傳統銀行存款相比,收益比較高:存入超過1個月,利率超過4%,存得越久利率越高,超過1年,利率可達4.5%以上;起存門檻低,50元起存,存入金額無上限,當天起息;支持全部或部分金額提前取出,不限次數。

  以微眾銀行為例,起投為50元,存入一個月利率為2.8%,1~3個月利率為4%,3~6個月利率為4.3%,6~1年為4.4%,1~5年之間利率為4.5%,不限金額,取出實時到賬。

  另一家民營銀行——富民銀行的智能存款產品“富民寶”是一款支持隨存隨取的個人儲蓄存款產品,客戶每購買一筆富民寶均對應在富民銀行存入一筆5年期定期存款,為同時保證流動性及較高收益的目的,到期支付的年化利率為4.8%,提前支取的利率為4.2%。

  數據顯示,11月,3個月期存款平均利率是1.441%,6個月期存款平均利率是1.696%,1年期存款平均利率是1.985%,2年期存款平均利率是2.624%,3年期存款平均利率是3.303%,5年期存款平均利率是3.314%。

  為什么“提前支取的利率”高于普通定期存款提前支取時能拿到的“活期利率”,富民銀行稱,用戶存入的每一筆均對應一筆法定五年期的定期存款。在用戶選擇提前支取時,實際上是將該筆定期存款收益權轉讓給與銀行合作的第三方金融機構。第三方金融服務機構按照客戶存入當日的“提前支取利率”對客戶進行本息兌換,由此就可以提前收回本金并獲得較高收益。

  東方金誠首席金融分析師徐承遠稱,智能存款收益率較高是新生的民營銀行為了吸收存款、解決負債來源而采取的營銷策略。一方面,民營銀行成立時間短,品牌積累及市場認可度不足,且營業網點較少,普遍不具備穩定的客戶資源。因此依托線上渠道發行高收益率存款產品,成為民營銀行吸收存款的重要手段。另一方面,民營銀行業務成本較低,而資產端多投向小微企業及個人類小額借貸業務,貸款利率整體高于傳統銀行,為其提高存款利率提供了條件。民營銀行線下多通過互聯網平臺開展業務,線下實體網點較少,節省了人力物力成本。

  “大部分民營銀行所謂的智能存款,是將定期存款收益權轉讓給第三方機構的模式,第三方機構大部分是信托公司。用戶存入一筆定期存款,當用戶提前支取時,銀行將定期存款的收益權轉讓給第三方機構,由第三方機構墊付利息。所以底層資產就是三年或五年期的定期存款。”融360大數據研究院金融分析師楊慧敏稱。

  不過,智能存款不是民營銀行所特有,傳統商業銀行也有。楊慧敏表示,“只是表現形式不一樣。傳統商業銀行大部分是靠檔計息的形式,一般也可以提前支取,按照支取時定期存款的利率,所以一般沒有民營銀行的利率高,這也是民營銀行智能存款火爆的原因,且民營銀行存款收益權轉讓的形式比較新穎,也引起了市場的關注。”

  存在多大風險?

  聯訊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奇霖此前稱,智能存款類的高利率訣竅在于期限錯配和配置資產的高利率,用資金池讓定期存款“活期化”。

  那么,通過期限轉換與產品流通實現收益提升,是否面臨一定合規風險和流動性風險?

  徐承遠認為,與傳統的存款相比,此類產品存在風險,但對客戶來說整體風險不大。

  一方面,這類存款產品底層對應長期定期存款,運作形式存在期限錯配問題,在監管層面可能面臨合規風險。這類存款產品靈活支取依賴于第三方機構對定期存款收益權的受讓,一旦民營銀行與第三方機構的合作鏈條受阻,則這類存款產品的流動性也將打折扣。

  另一方面,民營銀行推出的這類存款產品底層均對應定期存款,性質上屬于銀行存款,保本保息且受存款保險條例保護,客戶承擔風險較小。同時,這類存款產品流動性較好,客戶可以在持有區間自主選擇提前支取或到期支取,且兩類支取方式的存款利率均提前確定。但在極端情況下,如果民營銀行不能及時轉讓定期存款收益權,則客戶將無法隨時支取,這類存款產品期限可能轉變為底層定期存款的期限而自然到期。

  楊慧敏同樣表示,從投資者的角度講,可能面臨的風險就是不能及時支取,但等定期存款到期時,還是能夠正常獲得本息。從銀行和第三方機構角度講,當投資者出現大規模集中提取時,可能會面臨一定的流動性風險。

  不過一位國有大行的銀行人士持有另外一種觀點,近期其所在的銀行三年大額存單年化收益才4.1%。民營銀行推出4.5%的產品收益太高了,這么高的成本銀行很難一直承受得了,這種模式不可持續。

  “智能存款市場化定價符合利率市場化的大趨勢,但第三方轉讓機制隱含資金池及期限錯配問題,勢必面臨轉型。”一位業內人士稱。

  轉型不可避免

  12月19日,記者通過微眾銀行APP端觀察到,“智能存款+”已限時開放存入至12月20日。此前微眾銀行發布公告稱,由于額度即將售罄,即日起“智能存款+”限時開放存入。記者同樣在網商銀行APP上定活寶產品發現,已進行每日銷售限額管理,每日可銷售額度將在上午9:00投放,售完即止。此外,還有多家民營銀行的智能存款產品均進行了每日銷售限額管理。

  楊慧敏表示,一些“智能存款”停止存入是考慮到存款規模和存款監管指標等原因,目前該類產品還沒有明確的監管條例,未來方向還是要看監管的政策。

  徐承遠表示,未來智能存款有兩種發展方向,首先是轉型為定活通存款。定活通存款是商業銀行存款競爭的產物。銀行為客戶開立活期賬戶及定期子賬戶,與客戶約定留存金額、支取頻率等要素,定期自動將客戶活期賬戶的閑置資金轉為定期存款,當活期賬戶取現資金不足時,定期存款自動轉為活期存款。定活通產品滿足了客戶流通性和收益性雙重需求,且不依賴轉讓機制實現產品流通,可以作為民營銀行智能存款的轉型方向。

  其次是轉型為靠檔計息產品。目前傳統銀行的靠檔計息產品普遍設置了1萬元起存門檻,且期限間隔時間較長。在符合監管要求前提下,民營銀行的靠檔計息產品可降低起存門檻,同時將間隔期限細化至周或月,并設置階梯型遞增的存款利率,根據投資者實際存款期限確定靠檔支取利率。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第五人格侦探如何走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