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單車收縮時代:多城出臺政策嚴控規模,企業如何拼運營?

  6月底,摩拜單車、哈啰出行、青桔單車和廣州市簽訂互聯網租賃自行車投放及管理服務協議書,這三家企業將陸續投放40萬輛共享單車到廣州中心城區。

  共享單車投放數量曾經超過80萬輛的廣州,進入嚴控規模的時代。

  6月份,《南京市互聯網租賃自行車運力規模動態調整實施細則(征求意見稿)》出爐。此外,多個城市針對共享單車的清理廢棄閑置工作持續進行。

  由于管理不善,共享單車這一曾經給大眾帶來出行便利的事物,在收縮時代,如何才能不淪為“城市垃圾”?

嚴控規模與清理廢棄并行

  在廣州上班的許愿(化名)有次著急用車,但密密麻麻一大排共享單車,連續試了5次,竟然沒有一輛可以用的。最后,實在浪費不起時間,直接走路了。

  許愿所碰到的事情并非個例,由于管理不力,多個城市一度出現共享單車堆積如山而無法騎行的問題。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多個城市開始對共享單車“下狠手”,進行總量與區域限制,清理廢棄閑置單車,對相關企業開罰單。

  今年4月29日,廣州市交通運輸局發布了廣州市2019年互聯網租賃自行車運營商招標公告,明確將通過公開招標方式,擇優選擇3家運營商在廣州市中心六區進行運營,本次投放車輛運營配額共計40萬輛。

  另一個進行數量管控的城市是南京。6月6日,《南京市互聯網租賃自行車運力規模動態調整實施細則(征求意見稿)》提出,每年對各企業的運力實施動態調整,每四年對各企業的運力重新分配。

  在數量管控之外,一些城市則展開共享單車清理“大戰”。今年5月份開始,北京針對共享單車亂停亂放、破損廢棄車輛回收不及時等問題,開展了為期一個月的共享單車專項治理行動,其間累計調度共享單車約103萬輛次,回收破損、廢棄車輛19.5萬輛。

  6月份,成都開展為期一個月的共享單車集中清理整治行動,主要以集中清理占用公共道路、消防通道的共享單車,以及長期得不到清理的“僵尸車”、壞損車為重點。成都主城區約49萬輛單車長時間處于“僵尸”、壞損或閑置狀態。

  7月1日,太原市經過兩個月的集中整治,共清理歸集共享單車1萬余輛,向共享單車企業開出了全市首張罰單,違規停放比例由整治前的57.7%下降至34.1%。

  “共享單車此前的投放大戰,對城市秩序造成嚴重影響,占道很嚴重。”華南城市研究會副會長孫不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針對共享單車進行投放管控是必要的。

市場調節還是行政管控

  如何保證共享單車的投放效率,是考慮城市智慧和共享單車公司運營能力的關鍵之一。

  6月28日,哈啰出行簽訂《廣州市互聯網租賃自行車投放及管理服務協議書》,并于6月29日將12萬輛哈啰單車分批次部署到廣州市中心核心區。

  “國內不少城市曾同時出現共享單車‘人沒車騎’和‘車沒人騎’的怪象,這是粗放運維、調度機制不科學所致。”哈啰出行相關人士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

  哈啰出行相關人士表示,目前共享單車進入下半場,哈啰單車希望以智慧運營進一步提升精細運營的整體效率。為此,將綜合分析單車騎行軌跡、損壞概率、失聯率、城市熱力圖、城市“黑洞”(單車只進不出的區域)、人群潮汐數據等各種正向和逆向指標、變量,優化算法實現智能調度。

  運營能力如何,是目前城市衡量共享單車企業能否進入的關鍵因素。

  廣州要求,需要組建專業管理團隊,負責承擔運營范圍內具體的現場運營管理工作,同時要求利用技術手段引導用戶在允許停放的位置停放等。

  南京市詳細規定了針對共享單車企業的獎懲措施,對上年度企業經營服務綜合考核成績排名前兩位的,獎勵3萬輛以下共享單車運力額度。排名末位的,減少該企業20%運力額度。

  不過,完全運用技術手段進行控制仍然困難。這就要求共享單車企業投入更多的線下人力來進行規范,將進一步增加共享單車企業的成本。

  孫不熟認為,未來針對共享單車的管控,可以更多考慮市場手段來調節。目前共享單車價格仍普遍較低,一個行業可持續發展需要盈利,否則就如同資本的游戲一樣不可持續。

  目前共享單車企業也開始逐步提高價格,哈啰出行在北京的單車價格從每小時2元調整為每15分鐘1元,即1小時4元。摩拜的價格為15分鐘內1元,每超過15分鐘加0.5元,也和此前相比有所提升。不過,客戶通過辦理月卡等仍能獲得優惠價格。

  “過去共享單車模式依靠騎行產生的費用成為企業的主要收入來源,未來可能需要從流量價值角度引申出綜合服務產生價值,給企業創造更多樣的營收模式。”哈啰出行相關人士表示。

  (編輯:李博)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第五人格侦探如何走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