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價上行“瘋漲”難現,乳企奶源爭奪暗流涌動

  在經歷了漫長的下行周期后,國內的原奶產業從2018年下半年轉入上行周期。第一財經記者近日調查發現,與2013年、2014年上一輪瘋漲的奶價相比,本輪原奶價格上行相當溫和,在進口大包粉的平衡之下,再難出現上一輪奶價瘋漲的局面。而另一方面,隨著乳業消費的增長和奶牛存欄的下降,乳企之間的奶源爭奪開始暗流涌動。

  瘋漲難現

  雖然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國內奶價就開始不斷上漲,但洛陽市華豐奶牛養殖場的郭大姐卻并沒有那么欣喜,她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她向當地的一家乳企交奶,而目前鮮奶的收購價是3.58元/公斤,而且這個價格還不包含運到廠里的運費。

  郭大姐告訴第一財經記者,3.58元/公斤的收購價格相比之前上漲得并不算多,而同村向蒙牛伊利交奶的養殖場的日子會更好過一些,大企業雖然要求嚴格,但是目前收奶價格已經漲到了4.1元/公斤,整體漲幅也在1成多些。

  在產奶大省河北,河北省乳價協調委員會幾天前剛剛舉行了今年三季度的協商會。河北奶協秘書長袁運生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今年三季度河北省的生鮮乳交易參考價為3.84元/公斤,最低不低于3.56元/公斤,目前奶價總體在3.7元/公斤。而同期2018年三季度,奶價參考價區間為3.5-3.8元/千克,最低不低于3.4元/千克。

  相比于上一輪奶價的大起大落,雖然個別地區依然有搶奶現象,但本輪奶價整體上漲明顯溫和。

  農業部監測數據顯示,2019年1月國內奶價沖高3.61元/公斤后,從3月份開始,生鮮乳收購價格一直處在季節性下行階段。5月份奶價回落至每公斤3.53元,近期奶價又有所上升,6月第三周為3.55元/公斤,同比上漲4.4%。

  而在2013年開始的上輪周期中,國內原奶價格暴漲暴跌,農業部的數據從3.2元/公斤一年內沖高至4.3元/公斤,企業間上演搶奶大戰,部分熱門區域的原奶收購價格被炒高至6元/公斤。

  在國內最大的原奶企業現代牧業(01117.HK)董事長高麗娜看來,2013年的那輪暴漲有其特殊性,當時一方面恒天然2013年遭遇烏龍事件,大包粉出口暫停,導致國內市場庫存不足;另一方面2008年之后,遭遇重創的國內奶牛養殖尚未恢復,兩者疊加導致市場供給不足。目前國內原奶價格已經進入2-3年的上行周期,但進口大包粉供應充足,出現奶價暴漲的可能性并不大。

  海關數據顯示,今年前五月,中國進口大包奶粉52.43萬噸,同比增加28.7%。

  奶業專家豆明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目前大包粉價格和國內奶價的聯動越來越明顯,進口價格持續上漲和人民幣貶值影響,5月進口大包粉均價為3212美元/噸,與1月相比上漲14%,折算生鮮乳價格3.47元/公斤,接近國內同期生鮮乳價格。這也導致5月大包粉進口增速下滑到5.4%,而前四個月都是中高雙位數的增幅。

  在豆明看來,下一階段,隨著新西蘭2018/2019 奶季結束,進入枯奶季,下一季產奶高峰將出現在十月,進口奶粉新的供應季將在11-12月,進口奶粉遭遇氣候異常等因素造成價格上漲,以及國內熱應激導致原奶產量減少加劇,雙重因素影響下,國內原奶價格上漲的動力將進一步增加。

  奶源暗戰

  盡管進口大包粉對國內原奶供應形成補充,但在國內消費升級的趨勢下,鮮奶制作的高端乳品更受到市場追捧,也加大了國內主要乳企對于優質原奶的需求,進而在優質奶源爭奪上暗流涌動。

  有國內乳企負責人向第一財經記者透露,今年以來,伊利股份和蒙牛乳業的日收鮮奶總量都有明顯的增長,總體增幅在13%到15%之間,而因為目前國內優質奶源有限,所以兩家企業也在加快對上游奶源的控制。

  在2014到2018年的那場乳業大調整中,中小養殖戶紛紛出局,大場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雖然目前奶價已上漲一年,養牛再度開始賺錢,但養殖熱情恢復緩慢。

  中國奶業協會6月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一季度全國牛奶產量625萬噸,同比增長2.0%,而養殖戶數持續減少,2019年3月,奶站所涉及的養殖(場)戶環比減少0.2%,同比減少21.7%。

  另一方面,2018年國內荷斯坦奶牛總數下降到472.25萬頭,而今年前三個月,奶牛存欄量尚未擺脫下降趨勢,奶站涉及奶牛存欄環比減少0.6%,同比減少4.8%,成母牛存欄環比減少0.4%,同比減少4.2%。環保因素和養殖效益較差是奶牛存欄下降的主要原因。

  在這樣的局面下,擁有大量奶牛的現代化原奶企業成為乳企盯緊的重點。

  2018年初,蒙牛率先動手完成了對現代牧業的收購,徹底掌控了現代牧業的奶源,現代牧業擁有規模化牧場26個,存欄數高達23萬頭。而在2018年底,蒙牛又通過收購下游公司的方式,完成了對中國圣牧(01432.HK)的掌控,后者擁有存欄數11.2萬,也是國內最大的有機原奶供應商。

  有消息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透露,伊利也在收攏大型原奶資源,稱目前賽科星(834179)和中地乳業(01492.HK)的原奶已經主要出售給伊利,未來不排除有股權合作的可能性。

  資料顯示,由蒙牛原總裁楊文俊掌控的賽科星2018年收入21.7億元,同比增長11.5%,其中93%的收入來自于原奶銷售,根據計劃,賽科星希望在未來5年內形成20萬頭的存欄規模。從銷售客戶構成上看,2018年賽科星的客戶主要是蒙牛和伊利,分別占39.96%和37.12%。中地乳業則擁有6.5萬頭荷斯坦奶牛,客戶結構與賽科星類似。

  截至記者發稿時,三方均未對第一財經的詢問予以正面回應。

  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有所有的乳企都有快速并購的上游企業的能力,而隨著優質奶源爭奪加劇,出于奶源安全和品質的考慮,更多乳企選擇開始自建牧場。

  記者了解到,2018年開始,君樂寶乳業下屬的樂源牧業在河北投建2個大型牧場,其中一個位于石家莊市行唐縣,設計規模為5000頭;另一座位于邢臺市威縣,設計規模為10000頭。

  君樂寶乳業對此回應表示,公司已在多地自建10個大型現代化牧場,奶牛存欄量約6萬頭,年產奶量約27萬噸。下一步為了最大限度滿足君樂寶奶粉及高端乳制品的用奶需求,牧業在未來5年內牛群規模預計達到7.5萬頭,年產原奶41萬噸。在提升自給率的同時,進一步采用“種養結合家庭牧場”的模式,推動中小型合作牧場升級改造增加優質原奶供給。

  2019年6月11日,貝因美(002570.SZ)也發布公告稱與河北康宏牧業合作,雙方成立一家注冊資金為1.3億的合資公司,在黑龍江安達牧場的基礎上,進一步整合在黑龍江的奶業資源,保證自有奶源供應。

  在獨立乳業分析師宋亮看來,在2013年之后,由于奶價的劇烈波動,不少中小規模乳企不得不改變產品結構,改用大包粉代替原奶生產產品,而目前消費升級的背景下,高端乳制品大多以高質量原奶為基礎,又倒逼企業重視奶源建設。自建牧場雖然可以解決高端產品的奶源問題,但牧場屬于重資產,投入較大,目前經營不佳的中小區域乳企難以承受,這也將加速中小乳企和大乳企的分化。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第五人格侦探如何走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