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企紛紛上馬電池工廠 動力電池龍頭企業如何應對?

  本報記者 王 禁 

  “現在電池成本占到整車的35%以上,汽車廠不可能不搞自己的電池。”一位曾在車企與電池廠都擔任過要職的有關人士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隨著內外車企上馬電池項目,以寧德時代為首的國產電池企業還能淡定嗎?

  “這兩年車企自建電池廠的舉動,一般都是在與電池供應商合作不太順利的情況下發生的,這是提高自身話語權的舉措,也是電池供應不足時的一種保障。”真鋰研究首席分析師墨柯表示。

  與此同時,今年2月份,政府部門發布的《鼓勵外商投資產業目錄(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鼓勵外資動力電池企業來華投資。再次將松下、LG化學等日韓動力電池公司等一批實力強勁的“群狼”放了進來。

  2017年、2018年,我國新能源汽車銷量分別為77.7萬輛與125.6萬輛,寧德時代分別占當年動力電池裝機總電量近30%和40.7%,一直排在國內動力電池企業的首位。

  但挑戰正在來臨,特斯拉、大眾、戴姆勒等外資巨頭與吉利汽車、長城汽車等國內車企近年來紛紛選擇自建電池工廠,無疑將搶奪專注于電池生產的寧德時代們的市場份額。

  國內外車企自建電池廠

  根據韓國SNE Research發布的2018年全球EV動力電池出貨量數據,2018年全球動力電池出貨量為97.0GWh,寧德時代占據21.9%的市場份額,松下占據21.4%的市場份額,比亞迪為12.0%。這三家電池企業的增幅同樣顯著,絕對值領先其他企業。

  Marklines預測數據,到2025年全球新能源車銷量將達到1200萬輛,到2040年新能源車占全球輕型車市場的比例將達到50%。保守估計,到2025年,全球動力電池需求量將突破800GWh。

  “電池原來占到整車成本的50%,然后到40%,今年年底大概占到35%以上,未來兩三年預測可能降到25%,這已經是極致成本了。”上述曾在車企與電池廠都擔任過要職的有關人士對記者表示,汽車企業怎么會心甘情愿看到這么高比例的成本、這么核心的技術、這么龐大的市場掌握在零部件供應商手里?

  今年6月份,大眾汽車集團計劃投資9億歐元與瑞典初創電池企業Northvolt聯合開展電池研究,該筆資金一部分設立合資企業,一部分用于對Northvolt的股權投資。去年,大眾集團首席執行官赫伯特·迪斯表示,該公司正考慮從2024年或2025年開始批量生產生產固態電池。今年5月份,大眾汽車集團宣布自建電池工廠,并選址在德國中部的薩爾茨吉特(Salzgitter),另外大眾集團高管宣布考慮在德國本土建設更多的電池工廠。

  與大眾汽車采取相同措施的還有戴姆勒。早在2017年,奔馳即計劃與北京汽車進行合作,投資7.4億美元在北京建造電池廠。根據規劃,戴姆勒投入超過10億歐元,在奔馳乘用車全球生產體系中構建動力電池生產網絡,包括在中國、德國和美國等全球多地建廠。其中,位于德國卡門茨的首個動力電池工廠現在已開始量產,并為旗下純電動、插電式混動等車型生產了超過20萬個電芯。

  國內車企當中,除了比亞迪早就開始獨立生產電池外,吉利與長城在電池領域也是大干快上。吉利汽車在動力電池領域的布局一直在擴大,從2016年起,先后在浙江金華、浙江寧波杭州灣新區、湖北荊州市洪湖新灘經合區三地部署電池工廠;長城汽車去年獨立出去的電池企業蜂巢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規劃國內產能將達到60GWh,未來全球規劃產能100GWh,具備向國內外主流主機廠穩定供貨的能力。

  針對咄咄逼人的車企自建電池企業的競爭。寧德時代公關負責人朱琳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寧德時代將通過加大研發投入、技術突破,充分發揮市場龍頭優勢和產業鏈協同,挖掘潛能降本增效等措施來應對挑戰。

  上述有關人士表示,未來電池發展方向肯定是固態電池,無論是車企還是寧德時代,都要搞清楚方向。此前大眾集團首席執行官也提到未來批量生產固態電池。目前,長城專注于疊片工藝的方形鋁殼電芯,而寧德時代主要生產卷繞式工藝的方形電池和圓柱電池。

  “寧德這么大的企業、效益那么好,企業高層肯定是有考慮的,用不著替他擔心。”上述有關人士表示。  

  寧德時代綁定28家車企 

  不懼競爭

  相比來自“外行”汽車企業的競爭,“內行”國外電池企業卷土重來對寧德時代的壓力就顯得迫在眉睫。2015年國家為促進國內的新能源汽車產業的發展,向購買新能源汽車的用戶提供補貼,工信部就此制定了《汽車動力蓄電池行業規范條件》,而外資動力電池企業未能進入這份名單,這為國產動力電池企業獲得了發展機會,在隨后的幾年,中國成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車市場,而寧德時代、比亞迪等國產動力電池巨頭就此崛起。

  可就在今年上半年,國家政策東風突變。先是電池補貼大幅度退坡,緊接著鼓勵外資動力電池企業來華投資。外資巨頭聞風而動。松下、LG化學等日韓動力電池公司很快攜數百億元資金回歸中國市場。這讓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不得不在內部急呼:“不要躲在政策的溫床上睡大覺。”  

  寧德時代如何應對呢?《證券日報》記者注意到,寧德時代正在通過與汽車企業合資生產電池的方式構筑一道牢固的防火墻。今年2月份,寧德時代與一汽成立合資公司,此前寧德時代先后與北汽集團、上汽集團、東風集團、廣汽集團成立合資公司,加上之前長安汽車間接入股寧德時代。寧德時代已經成功捆綁了國內六大國有汽車集團。

  與此同時,寧德時代還與吉利、江鈴、福汽集團、華晨寶馬、捷豹路虎、大眾等國內外汽車企業建立了戰略合作關系。粗略統計,目前與寧德時代合資合作的國內外車企多達28家。

  除了綁定車企,寧德時代本身技術實力與國外電池企業差距大嗎?墨柯表示,寧德時代現在與國外電池巨頭們在技術上差距不大,“我覺得不要害怕競爭,我們還可以近距離學習這些企業。”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第五人格侦探如何走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