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賦能藍色經濟 海洋科創產業發展關鍵在“最后一公里”

  盡管已是工業電機與風電控制方面的老牌企業,東方電氣(廣州)重型機器有限公司(下稱“東方重機”)在選擇進入海上風電設備制造領域后,仍感受到了壓力。

  東方重機董事長曾先茂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最大的壓力來自科技研發。“海洋工程裝備研制是一項投入大、風險高的事業,而當前海洋工程研發設計與制造資源相對分散,科研與制造分離現狀放緩了其產業化速度,這對企業當期經營影響非常大。”

  而這只是海洋科技研發過程中遇到的諸多問題之一。6月28日,在廣州南沙舉辦的第一屆“海絲論壇”暨海洋科技創新與產業發展研討會上,“如何促進海洋科技創新與成果高效轉化”成為與會專家學者、企業關注的焦點。此次研討會上還專門成立了南沙海洋科技產業咨詢委員會。

  受訪專家表示,海洋經濟近年來進入了高速發展通道,增速已連續多年超過整體經濟增速,但在發展過程中遭遇的科研壓力依然難以消解。如何破題對于各地持續發揮海洋科技創新的“引擎”作用意義重大。

從海洋大省到海洋強省

  如何破題海洋經濟高質量發展?海洋經濟大省廣東最先遇到了這一問題。

  2018年,廣東海洋生產總值已接近2萬億元,比去年增長了9.0%,海洋生產總值連續24年位居全國首位,其占全省地區生產總值比重、占全國海洋生產總值比重均達到了20%。

  但廣東不止一次向外透露,廣東雖是海洋大省,但仍未成為海洋強省。為此,廣東提出部署全面建設海洋強省戰略,重點發展海洋電子信息、海上風電、海工裝備、海洋生物、天然氣水合物和海洋公共服務六大產業,甚至決定從2018年起每年投入3億元資金,連續支持3年。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可持續發展與海洋經濟研究所副所長安然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要實現從海洋大省向強省跨越的目標,最根本的還是要打通海洋科技成果轉化的“最后一公里”,這里面既有體制機制原因,又有人才支撐原因。

  曾先茂對此感同身受。他在圓桌會議環節發言中表示,廣東、廣州乃至南沙本身就集聚了不少科研院所與供應鏈企業,但由于相互之間缺少合作,很難充分利用科研資源優勢。除此之外,長期以來面臨的技能人才流失風險,也時刻影響著東方重機的人才儲備。

  他建議引導本地企業組成海洋工程產業鏈聯合體,這樣就可以形成一個資源共享、優勢互補、分工協作的產業鏈集群,這樣也有利于海洋科技創新成果實現高效轉化。

  中集海工集團總工程師、中集國家實驗室主任朱江在圓桌會議上表示,盡管廣東的海工基礎不錯、成果頗豐,但并沒有把港澳在船檢、金融等方面的優勢資源利用好。她建議,由廣東省廳與南沙牽頭成立粵港澳大灣區高端海工裝備的技術創新中心,把粵港澳三地資源粘合起來。

  而中國地質調查局廣州海洋地質調查局黨委書記、副局長溫寧也認為,要充分利用粵港澳大灣區帶來的機遇,打造粵港澳大灣區重大的海洋科學儀器和設施的共享平臺。

  除此之外,他還建議,完善高端人才的引進體制機制,創新科技人才收入的分配制度,以此提升科研單位薪酬市場的競爭力和科研人員的積極性。

  在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任天陽看來,在發展海洋產業的過程中,需要高度重視和發揮智庫、專家作用,為產業發展提供智力支持。第一屆“海絲論壇”暨海洋科技創新與產業發展研討會的正式開幕,標志著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在匯聚海洋經濟專家資源、開展海洋經濟研究方面取得了實質性進展。

  他表示,接下來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將配合南沙區委、區政府,將各位專家、學者的智慧成果轉化為具體可行的建議措施,用于指導南沙、廣東乃至全國的海洋產業發展實踐。

南沙可燃冰機遇

  值得注意的是,當前在新一輪海洋科技創新與產業發展探索和布局中,可燃冰成為一個備受關注與期待的領域,這在此次論壇暨研討會上亦受到熱議。

  一方面,可燃冰開采及其產業化具有極強創新性和突破性,被視為戰略性新興產業,將帶來能源革命,代表著海洋資源開發利用和海洋經濟發展新高度;另一方面更在于,這展示出地方依托區位優勢,把握機遇,瞄準前沿方向,迅速匯集配置資源,并尋求通過重大科技創新帶動相關高端產業發展的藍色經濟探索范式,極具樣本意義。

  2017年5月,我國宣布在南海北部神狐海域可燃冰試采獲得成功,標志著我國成為全球第一個實現了在海域可燃冰試開采中獲得連續穩定產氣的國家。位于珠江出海口的南沙成為這一重大工程的戰略支點,而從首次試開采成功以來,隨著這項工程的持續推進,各方資源力量不斷加速向南沙集結,也為其海洋科技創新和產業發展創造了條件。

  “下一步準備第二次試采,目標是2030年實現產業化。”溫寧介紹,由此在南沙的相關布局迅速推開,這包括在建將領先全球30年的天然氣水合物鉆采船、選址南沙龍穴島的高標準碼頭,近期還將向國家發展改革委申報國家可燃冰工程技術中心建設,圍繞可燃冰勘探開發核心關鍵技術進行攻關。

  目前,中國地質調查局廣州海洋地質調查局已在南沙創建深海科技創新中心,設置諸多創新平臺,并將引入天然氣水合物國家工程研究中心等創新機構,以及建設巖芯庫,為全球科學家提供共享和研究載體,這顯然直接增強了南沙海洋科創能力,“希望聚集所有海洋地質調查技術裝備、核心研發力量到南沙,并希望能有一些產品孵化出來”。

  不僅如此,由此帶來的聯動和聚集效應已經顯現。2018 年,中科院南海生態環境工程創新研究院也落戶南沙,該機構整合了中科院內外 24 個研究所優勢資源。中國工程院院士、中科院南海生態環境工程創新研究院院長張偲介紹,該研究院的一大重點也是針對可燃冰研究,具體是推動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冷泉系統大裝置建設。

  這也為本土海洋產業的創新發展提供了方向和機遇。廣船國際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工會主席麥榮枝說,該企業正研發生產可燃冰產業化的過程中所需的鉆探船、運輸船。

  更為重要的是,廣東省自身亦在向南沙配置資源。2019年1月,南方海洋科學與工程廣東省實驗室落戶南沙,這是廣東第二批省實驗室,瞄準國家重點實驗室、國際一流。

  “相信海洋產業將成為南沙新的經濟支柱。”廣州市南沙區委常委、區政府黨組副書記謝明說,當前南沙海洋科技創新和產業發展迎來“天時地利人和”的機遇,“以可燃冰鉆采船為例,它將領先全球30年,意味著它不僅只是一條船,更有極大帶動作用”。

  安然也分析,從海洋經濟發展趨勢和南沙優勢出發,可燃冰等海洋新能源產業必然是一大重要方向,并且這將不局限于能源產業范疇,這背后所需的海洋高端裝備產業亦將創造巨大價值。

  (編輯:張星)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第五人格侦探如何走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