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債步入20萬億時代 下半年,置換債與專項債再發力?

  Wind數據顯示,6月28日,江蘇、北京成功發行地方債1359億,至此6月時點,地方債規模接近9000億。官方數據尚未公布,不過Wind數據顯示,6月末地方政府債券余額20.1萬億。

  從2015年地方政府自主發行地方債以來,僅四年時間,規模就從當年的1.1萬億發展到現在的20萬億,一躍成為第一大券種。隨著市場的成熟,2019年的地方債發行呈現更多的特點:提前發行、更加市場化、柜臺發行試水、超長期限債券涌現。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了解到,下半年地方債仍是穩投資以及穩增長的重要支撐:一方面全年新增發行額度預計將在9月底前完成;另一方面專項債或提額、置換債發行將增加,以應對經濟下行壓力。

  超長期限債券涌現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根據Wind數據梳理發現,今年上半年地方債合計發行2.83萬億。其中新增債券2.17萬億,占比76.7%;再融資債券發行6490億,占比22.9%。此外貴州省發行了兩單置換債券,規模115億。

  從發行方式看,今年首度引入柜臺發行模式,個人投資者可以通過銀行柜臺購買地方政府債券。據記者梳理,上半年一共有11單地方債通過柜臺發行,規模合計281億,期限為3年或5年。

  據了解,這幾單地方債認購活躍,甚至被個人搶購。通過柜臺發行,短期看,可以拓寬地方債的發行渠道;長期看,將對地方政府債務管理和信息披露形成新的外部約束。央行前行長周小川就曾表示,地方債應主要出售給當地居民,當地居民會基于自身的養老金、福利等問題來考慮是否購買,這樣就構成了對地方政府債務的制約。

  今年上半年地方債發行的另一大特點即是超長期限債券涌現。統計數據顯示,在2019年以前,僅有一單30年期地方債發行。而今年以來已有27單30年期地方債發行(規模合計1791.88億),其中26單集中在5月后密集發行。

  這主要因為財政部在2019年4月發布《關于做好地方政府債券發行工作的意見》(財庫[2019]23號,以下簡稱“23號文”)。

  23號文要求,地方財政部門要科學確定地方政府債券期限結構,滿足更多類型投資者期限偏好,逐步提高長期債券發行占比。

  “30年期債券主要是保險公司在投資,他們資金來源穩定且期限長,很喜歡這個期限,主要做久期匹配,銀行、非銀投的比較少。”某股份制銀行資產配置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這個期限供給很少,以前主要是國債,現在地方債來了,收益比國債高25BP左右,性價比更高。”

  此外,地方債市場化發行持續推進。去年8月,為配合地方債集中加快發行,監管層要求地方債承銷商投標利率較相同期限國債前五日均值至少上浮40BP。

  “這種情況持續到今年1月份。當時資金面很寬松,國債基準上浮40BP的地方政府債券遭到瘋搶,認購倍數甚至高達六七十倍,然后1月底窗口指導從高于40BP變成25BP-40BP,為市場降溫。”前述股份制銀行資產配置人士表示。

  此后,不同地方政府的債券發行利率彈性增加,并出現明顯分化。比如江浙地區利率上浮25BP,債務風險較高的內蒙古、湖南等省份專項債的中標利率較下限上浮50BP。

  置換債發行增加

  2018年末,全國人大提前下達了部分2019年地方債發行額度,已在5月底發行完畢。從發行進度看,6月末新增專項債發行1.38萬億,完成全年新增限額的64.5%;新增一般債發行7901億,完成全年額度的85%。按照這一進度,9月底前可提前完成全年指標。

  雖然地方債大規模提前發行,但經濟下行壓力猶存。

  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5月份基建投資增速為4%,環比回落;6月制造業PMI為49.4%,仍低于榮枯線。在此背景下,市場建議財政政策應更加積極,提升地方債發行額度成為可選項。

  華創證券固收首席分析師周冠南表示,年內若調整地方債新增額度,需由中央統籌管理調整。但中央預算調整程序耗時相對較長,三季度追加落實預算時間較為緊張,且歷史上并未有配合宏觀調控進行中央層級的年內預算調整先例,因此年內調整預算存在空間,但概率相對較小。

  不過他指出,根據相關規定,專項債規模或可突破當年新增限額限制,使用往年剩余額度。截至2018年末,專項債剩余額度1.13萬億,或可作為新增發行的空間。

  此外,置換債可以騰挪出財力,用于擴大有效投資,也是穩增長的重要工具。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指出,繼續發行一定數量的地方政府置換債券,減輕地方利息負擔。

  但從上半年的發行情況看,僅有兩單置換債于6月發行,規模合計115億,發行主體為貴州省,債券主要用于置換存量地方政府債務,兩單債券均于6月發行。

  不過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地方財政人士處獲悉,近期一些地方正在準備材料,以置換截至2014年末的政府性債務,因此下半年置換債發行將有所增加。

  國金證券固收團隊測算稱,假設目前3151億非政府債券形式存量政府債務均于今年置換為政府債券,7-12月每月仍需發行506.06億元。此外,不排除在債務限額內繼續發行置換債置換或有債務的可能。

  “托底基建關鍵還是要看配套融資 地方債邊際提供的增量不多。” 中信證券固收研究員呂品對記者表示。此前的6月,中辦國辦下發文件稱,專項債可作重大項目資本金,金融機構可提供配套融資。

  (記者微信:yangzhijin21)

  (編輯:李伊琳)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第五人格侦探如何走出房间 上海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十三水作弊技巧视频 福建快三开奖公告 淘宝快3开奖结果 二分彩是什么东西 看新闻赚钱软件排行徒弟进贡 怎么从网上赚钱有没有骗局 梭哈规则英文 双色球拖胆投注怎么玩 财神捕鱼诀窍 福建11选5走势图能调版本吗 广西快乐十分推荐 北京pk10安卓软件下载 趣步没有实名能不能赚钱 六肖公式规律 新疆十一选五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