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達沃斯開幕 今年全球風險確定上升 中國將繼續擔當世界經濟穩定器

  7月1日,2019年世界經濟論壇新領軍者年會(又稱“夏季達沃斯論壇”)在大連拉開帷幕。這是在中美宣布重啟貿易談判之后在中國舉行的第一場國際大型會議。在年會首日,幾乎所有對媒體開放的場次都離不開一個關鍵詞“中美貿易戰”。

  當天下午,一場名為“平穩渡過貿易戰”的討論收獲當日最高人氣。距離會議開始還有20分鐘,大批媒體就被告知預定的媒體座位已經占滿,如果開場前最后五分鐘還有多余的嘉賓席位的話才能進入。一位趕著沖進會場的嘉賓對同伴說,“今天最值得一聽的就是這場。”

  6月2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大阪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后表示,雙方進行了非常好的會晤,成效超出預期,兩國經貿關系已經“重回正軌”。特朗普還表示,雙方會繼續進行貿易談判,美方不對此前所說的3500億美元中國產品加征關稅。

  盡管特朗普釋放出善意信號,但鑒于他此前的種種表現,懷疑他誠意的也大有人在。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前IMF副總裁朱民就在論壇上直言,中美貿易摩擦標志著中美關系已經發生了長期的、根本性的變化,而且美國政府自2018年3月發起301調查起一直是“出爾反爾的”。

  似乎企業已經開始接受中美貿易關系的起起伏伏。在一場名為“中國經濟前景”的討論中,主持人問,如果去年的不確定性是100%,今年是多少?中化集團董事長寧高寧回答道,“小了一點,可能八九十。”在他看來,去年大家還在討論中美貿易會怎么樣,但今年大家已經清楚“這種貿易困難肯定會存在了”,“這就反而變成確定性了”。

  朱民也在上述討論中認同寧高寧的判斷,強調稱,今年的風險“確定”將會上升。“我們希望中美能在今年秋天達成協議……但是現在看來,各種政治因素、各種阻撓、各種波動的出現還是可能的,所以風險還是在上升。”

  2019年全球經濟面臨三大風險

  朱民強調,從當下的時點來看,2019年總體風險是上升的而不是下降的,這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

  朱民指出,第一個原因是英國硬脫歐的確定性是上升的。“我想,10月28日,鮑里斯·約翰遜擔任英國首相的概率是很高的,而他當首相帶來的風險也是上升的。”朱民說,“我現在很難想象那一天的早上9點半,金融市場開市會是什么反應。”

  據報道,英國前外交大臣約翰遜6月25日稱,如果當選首相將尋求與歐盟達成新的脫歐協議,但如果歐盟拒絕他的要求,他將在10月31日無脫歐協議的情況下領導這個世界第五大經濟體離開歐盟。

  對于硬脫歐的影響,朱民指出,在那一天,所有商品將在碼頭上停下來、所有人將在英國北部邊境被攔下來,全都無法進出英國。“英國要和162個國家簽訂貿易協議,這不可能在一夜之間完成。金融界的所有共同協議,用歐洲標準還是英國標準,在那一分鐘必須改變。這個世界將完全是混亂的。”

  朱民指出,第二個原因是中美貿易摩擦。他指出,中美領導人在G20大阪峰會上同意就貿易問題繼續談判,這是很好的事情。但他強調,鑒于特朗普出爾反爾的歷史,中美貿易摩擦的風險依然不低。

  最后,朱民指出,第三個原因是今年下半年的金融和經濟周期性下滑的風險。“經濟的、金融的周期性下滑的確定性是上升的,但同時,它的風險是在上升的。”朱民指出,美國經濟增速去年是2.9%,今年第一季度走得很高,第二季度現在下滑,第三季度預計會繼續下滑,今年增速估計也就是回到2.3%、2.4%左右。

  在朱民看來,美國經濟增速是不是會繼續往下走,將取決于貿易戰的結果。“全球金融市場已經在周期的第九分段的九成這個位置上逐漸往下走,這就是美聯儲一會兒可能加息、一會兒可能減息或猶豫不決給市場造成很大困惑的一個重要的原因。”

  “市場普遍預期美聯儲今年會降息三次,我不這么認為。”但朱民指出,受到這三大風險的影響,“美聯儲降一次息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美國阻撓上訴機構遴選,WTO正在制定應急方案

  當某個大國時不時就要挑戰一下多邊體制時,其他人慢慢就開始習慣做好準備了。在今年的年會上,焦慮、抱怨的聲音小了很多,大家關心的是,現在能做點什么?

  以陷入僵局的WTO改革為例。5月28日,在WTO爭端解決機構例會上,美國以其“關注的問題未得到解決”為由,繼續阻攔上訴機構“納新”,這或使WTO面臨迫在眉睫的體制僵局。

  “這是所有成員國最關注的一個問題,因為如果到了年底還不能達成共識,WTO就沒有牙齒了。”易小準當天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道。

  通常情況下,WTO上訴機構有7名法官,但目前只有3名在任,而且其中兩名的任期到12月就將屆滿。而WTO規定,任何裁決都需要至少3名來自上訴機構的法官簽署。

  對此,WTO前總干事拉米今年3月23日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就表示,WTO正在遭受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攻擊,而且更讓人擔心的是,無法知道特朗普是不是真的要徹底破壞WTO。在這樣的情況下,各國需要制定好應對特朗普的AB計劃。

  易小準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證實,已經(為各方無法達成共識)準備應急方案,但他表示,現在透露具體內容為時過早。“最好的情況當然是可以達成共識,但即便發生最糟糕的情況,我們也不允許爭端解決機制失效。”

  盡管易小準不愿意透露具體細節,但WTO上訴機構前首席法官詹姆斯·巴克斯3月28日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曾指出,所有其他的WTO成員可以繞過美國建立一個平行的爭端解決機制。“在沒有美國參與的情況下,這將無法使其他成員處理與美國的貿易爭端,但這將使他們能夠繼續解決彼此之間的貿易爭端。”

  對于中美同意繼續就貿易問題進行談判,易小準表示,即使兩國達成雙邊協定,也應該符合WTO的規則,“否則的話,整個多邊體制都會受到影響”。他指出,很多WTO成員國都希望像中美這樣的大國能夠回到多邊機制來解決爭端。

  易小準強調,WTO是一個基于規則的貿易體制,如果某個成員國覺得自己的利益受損,就應該到WTO來提出上訴。“如果未來他們(中美)達成協議以后,有些成員不滿意,他們可以到我們這兒來提出質疑,成員國會判斷這種協定是否符合WTO的多邊規則。”

  中國企業家心中的英雄從地產商變成任正非

  盡管外部的挑戰在增加,但寧高寧對中國企業的前景抱有信心。在他看來,中國經濟發展的勢頭依然強勁,并將繼續成為世界經濟的穩定器。

  “今年,新興市場國家的GDP會超過發展中國家,亞洲國家GDP會占世界一半,而且這個增長趨勢繼續存在。其中,中國經濟做出了重要貢獻。”寧高寧說。

  對于外界熱議的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寧高寧稱,只要就業是比較充分的,那么增速下降到多少都不會有太大影響,“GDP應該是服務于就業的”。

  寧高寧指出,中國經濟還有很大的潛力。當前,個人消費對GDP的貢獻不到40%,但對GDP增長的貢獻已將近70%,成為推動中國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

  寧高寧強調,中國經濟充滿足夠韌性。“中國政府現在基本上沒有任何強刺激經濟的措施,相反是‘三去一降一補’、三大攻堅戰。”他說,“即便是在這樣情況下,中國經濟依然繼續在成長。”

  談及中美貿易摩擦問題,寧高寧說,“我不覺得這有多大的問題。”他指出,中國對美國的出口只占中國對全球出口的16%左右,其中,約60%的出口是由國外公司進行的。

  寧高寧指出,隨著中美貿易關系困難成為確定性,企業已經開始以此為前提進行布局和規劃,“企業自身的不確定性反而變得比較小了”。

  在寧高寧看來,中國企業真正面對的挑戰是轉型升級。在他看來,中美貿易摩擦前所未有地給中國企業敲響了警鐘。“過去,中國企業家心目中的很多英雄是地產商、首富,今天變成任正非了。”

  寧高寧說,這說明企業的思路變了,變得更加重視研發和技術、更加關注內部治理、更有長遠規劃了。“我覺得,這是很大的變化。”他指出,隨著中國企業正在發生這樣的變化,“中國實際上真正進入了一個理性發展階段。”

  在談到中國經濟的未來時,朱民表示,高質量的制造業發展是實現中國經濟高質量增長的一個重要方面。他指出,當前,中國高科技產品還在低端價值鏈上,而全面的自動化和智能化才是中國制造業的未來。

  朱民指出,以每萬個工人的機器人計算,韓國在全世界最高,達到520個;中國在新興市場國家中最低,也低于所有的發達國家,只有22個,說明中國自動化程度也很低。“從這個意義上講,中國趕超的空間是很大的。”

  (編輯:辛靈)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第五人格侦探如何走出房间 广东11选5开奖视频 36棋牌 七乐彩走势图777 在韩国干美发赚钱吗 最正规的棋牌游戏官网下载 上海时时乐幵奖走势图 3d两码组三最多遗漏 吉祥棋牌最新版下载安装 体彩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东体育彩票 南通股票配资 黑龙江11选5投注 排列3开奖结果 大话西游2口袋怎么赚钱攻略 安徽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秒速飞艇助赢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