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金價格低位平穩跨季 結構性貨幣政策凸顯

  7月1日,央行公告稱,目前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處于較高水平,可吸收央行逆回購到期、政府債券發行繳款等因素的影響,2019年7月1日不開展逆回購操作,因當日有1500億元逆回購到期,實現凈回籠1500億元。

  雖然央行已經連續六個交易日暫停公開市場操作,但銀行間市場流動性仍然充裕。七月的第一個交易日,銀行間市場資金價格保持低位,各期限Shibor全線下行,其中隔夜shibor下行30.55BP報1.0650%,DR007(銀行間存款類機構7天質押式加權利率)加權利率報2.2140%,依舊保持低位。

  價格保持低位

  據多位金融市場領域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一般情況下,因疊加半年末、繳稅、考核等因素,每到六月中下旬的流動性往往較為緊張。

  但從今年六月下旬以來的市場流動性來看,雖然流動性分層現象仍存,但銀行間市場流動性一直較為寬松。上周(6月24日至6月28日)DR001(銀行間存款類機構隔夜質押式加權利率)曾經在6月24日一度跌穿1%至0.994%,創出近15年來新低,6月26日最低成交價更僅有0.82%;上周Shibor全線走低,其中隔夜Shibor最低為0.9910%,創自2009年6月底以來的新低。而7月第一個交易日的各類銀行間市場資金利率也仍維持低位。

  “整體來看,6月的資金市場起于喧囂,終于平靜。”華南地區某股份行同業交易員表示,“5月末自某城商行風險事件爆發后,6月初中小銀行借錢其實比較難,市場變得不信任了。不過央行對此及時出手,通過定向的方式,用定向MLF、SLF、再貼現等貨幣政策工具不斷向中小銀行釋放流動性,這個過程中市場也逐漸意識到風險事件只是個別情況,流動性有所緩和。”

  回顧央行六月的流動性操作,可以看出思路從整體向定向轉變,從銀行間市場向多個市場協同轉變,結構性含義凸顯。在銀行市場上,6月央行除通過公開市場釋放流動性外,也強調通過定向方式,用定向MLF、SLF、再貼現等貨幣政策工具向中小銀行釋放流動性;在非銀市場上,央行核準多家頭部券商提高短融余額上限,支持大型券商擴大向中小非銀機構融資;在債券市場上,央行發布《關于開展到期違約債券轉讓業務的公告(征求意見稿)》,擬提高違約債券流動性。此外,6月27日央行開展票據互換(CBS)操作,提高銀行永續債的流動性。

  不過雖然近期貨幣政策定向調節力度加大,流動性出現較大緩和,但市場信用分層現象緩解可能仍然尚需時日。“目前流動性分層問題依然存在,部分機構對押券資質要求提升,低評級債券押不出去,存單的利率對于非銀機構也有上浮。”華北地區某農商行交易員表示,“而上周利率較低且部分機構提前借到了錢,質押式回購交易量相對減少,銀行同存存單發行量減少。”

  適時適度實施逆周期調節

  雖然六月中下旬開始市場流動性持續寬松,隔夜利率創下10年新低,但多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的分析師表示,并不能就此認為七月流動性沒有問題。從資金面來看,七月的流動性仍然面臨多重壓力。

  首先仍然是流動性分層問題。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發布的最新研究報告顯示,從近期央行流動性定向調節的效果來看,信用分層的壓力尚未明顯緩解。R007與銀行間市場同期限回購的利差繼續走擴,而GC007與銀行間市場同業拆借同期限回購利差收窄甚至倒掛(上述利率均為加權利率),這也間接印證了當前市場質押類券種與信用類券種處于兩種截然相反的境遇之中。

  其次則是公開市場到期量和MLF到期量仍然較大,如本周就有3400億的公開市場量到期,不過因為目前銀行系流動性總量充裕,料央行將繼續回籠流動性;三則是地方債發行繼續加速和繳稅,可能進一步擠占市場流動性。

  另一方面,從全球央行態度來看,也有越來越多國家的貨幣政策轉向寬松,如新西蘭、澳大利亞等國已經陸續進入降息時間,美聯儲對于降息態度也松了口,各機構對今年全球經濟形勢的悲觀情緒上升,市場也十分關注中國央行是否會及時調整貨幣政策。

  對于這樣的變化,央行最新公布的二季度貨幣政策會議中,將“堅持逆周期調節”改為“適時適度實施逆周期調節”,強調將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但保留了管好貨幣供給總閘門的表態、防止大水漫灌的表態。對此,多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的分析師認為隨著G20峰會中中美雙方重啟經貿磋商,如果外部壓力下降政策將更加有節制的放松,但調整會更有靈活性。

  “目前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處于低位,我們預計短期內基準利率下調可能性較小。而在準備金方面,在7月對服務縣域的農商行等的第三次定向降準實施完成后,綜合考慮外部經濟環境和市場流動性情況,我們預計7月再次降準可能性較大。”北京大學經濟政策研究所副所長顏色表示。

  中信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明明則認為,一是多次降準后全面降準空間有限,二是如果流動性分層問題解決不了,全面降準流動性就傳導不到實體經濟,這也表示數量工具效率有限,全面降準的概率越來越低,未來可能只是“三檔兩優”之中的修修補補;隨著利率市場化推進,利率并軌漸近,價格工具優于數量工具,利率并軌配合適當下調政策利率,可以更好地傳導到實體經濟。

  “預計央行將綜合考慮地方債發行節奏、稅收和財政支出加快等因素,通過公開市場操作等方式進行對沖,保證流動性合理充裕,同時7月份央行可能開展一次TMLF操作。”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表示。

  (編輯:包芳鳴)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第五人格侦探如何走出房间 篮彩分析 重庆时时彩的方法和技巧 人人宝赚钱 微信彩票怎么买 木工干什么最赚钱 怎样下载甘肃福彩快3 全球股票指数实时行情 博凯 广西快乐十分开将结果非凡 江苏十一选五选号技巧 天狼50股票分析软件 30选5一般什么时候开奖 湖北30选5 仙剑5外传赚钱攻略 北京快3是正规的吗 福彩3D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