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達沃斯直面全球化4.0 尋求開放、合作與變革

  錢小巖 錢童心 張苑柯

  全球化4.0帶來經濟的根本性變革,如何應對環境挑戰、區域競爭、經濟差距問題以及技術變革,探尋新的戰略模式,是當前全球各國面對的重要課題。

  7月1日,2019年世界經濟論壇第十三屆新領軍者年會(夏季達沃斯論壇)在大連舉行,今年夏季達沃斯論壇的主題為“領導力4.0:全球化新時代的成功之道”,來自100多個國家的1900余名政界、商界、學術界人士齊聚一道,圍繞上述課題,試圖通過創新領導力與合作方式,以適應全球化新時代。

  世界經濟論壇大中華區首席代表艾德維表示,本屆論壇把重點放在全球化新時代的正確“打開方式”上。“當前全球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增多,世界各方期待傾聽中國聲音,期待與中國深入對話。”他同時稱。

  當日舉辦了多場重磅會議和研討會,包括由第一財經主辦的“塑造中國未來金融業”分論壇等。

  據新華社報道,7月1日下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大連會見世界經濟論壇主席施瓦布,李克強也將出席論壇開幕式并發表特別致辭。

  全球經濟不確定性與風險性同時升高

  受國際貿易局勢緊張和經濟不確定性加劇等因素影響,今年4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下調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至金融危機以來新低的3.3%,世界貿易組織也將今年全球貿易增長預期由此前的3.7%大幅下調至2.6%。

  與會的多數嘉賓認為,2019年世界經濟的不確定性和風險性很高。

  中國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副總裁朱民表示,2019年風險是上升的,這首先緣于英國最終“硬脫歐”的風險在上升。在英國脫歐僵局的同時,歐洲議會選舉后第一次出現了中左和中右席位總和不超過50%的情形,這意味著極左和極右兩派勢力的話語權更大。朱民稱,由此,英國脫歐的前景將更加艱巨。

  其次,朱民認為,全球貿易摩擦預期仍將有不少的波折,風險仍可能上升。

  最后,是經濟和金融周期性下滑。美國2018年GDP增速為2.9%,根據美國商務部6月27日公布的最終修正數據,今年一季度美國GDP按年率計算實際增長3.1%,但多數經濟學家認為二季度增幅或收窄,而朱民更是認為三季度美國經濟增速會繼續下滑,全年經濟增長大約只會維持在2.3%~2.4%。朱民認為,今年美聯儲降息一次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麥肯錫全球管理合伙人斯奈德(KevinSneader)表示,根據他們的調查,在受訪人群中,認為世界經濟會變壞的從一年前的1/3大幅增至2019年的57%,認為向好的只剩下了13%(去年同為1/3)。除了上述原因,他認為這與全球權力結構轉變、消費者群體變化、全球范圍內民粹主義的崛起以及日益惡化的環境問題等很多變化有關。

  不過,與會嘉賓對于中國經濟的前景依然保持樂觀。

  中化集團黨組書記、董事長寧高寧認為,中國經濟大的趨勢還是非常強的。只要中國就業充分,事實上“具體數值并不是那么重要”。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副行長安周奇(JoachimvonAmsberg)認為中國經濟正在重構,走上更加平衡的道路,比如個人消費對于經濟的拉動作用在增強。

  高新技術投資的開放與合作

  關于高新技術投資,如何應對變革的影響及帶來的機遇,與會人士表達出濃厚的興趣。

  “綠色‘一帶一路’倡議”會為中國帶來哪些投資機遇?畢馬威中國交易咨詢服務主管合伙人林琳表示,中國企業將積極參與大量環境相關項目,比如像風能和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開發,液化天然氣和液化石油氣等清潔能源開發,還有一些環境保護相關的公用設施項目,比如垃圾焚燒廠等。這些項目將有助于節省能源,加快當地經濟發展。

  林琳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中國在本身成為技術先進國家的同時,也將更加積極地與第三方市場合作。中國為“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帶去大量先進技術,幫助它們提高生產效率、減少生產過程中的能源消耗。

  中國在大力投資高新技術的同時,也積極歡迎海外高新技術企業能夠投資中國。

  就在6月28日,中方領導人在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大阪峰會上宣布了五大開放措施。6月30日,國家發改委、商務部發布兩份2019年版外商投資準入負面清單,放寬了農業、采礦業、制造業準入;同時發布2019年版鼓勵外商投資產業目錄,支持外資更多投向高端制造、智能制造、綠色制造等領域,比如,在電子信息產業,新增5G核心元組件等。

  方達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方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負面清單大幅縮短,中國的開放又邁出了一大步。而且此次開放的諸如石油天然氣勘探開發等領域,都是對國民經濟有一定影響的行業,中國在天然資源的開采方面也需要外資在資金和技術上提供支持。”

  “隨著鼓勵外商投資高端制造等政策出臺,汽車領域也是智能制造的代表。引入境外資本的意義主要在于能夠使得企業更加國際化,獲得更多的國際資源,幫助企業尋求更多海外合作伙伴。”國內電動車初創公司威馬汽車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沈暉表示。

  塑造中國未來金融業

  金融危機后,中國銀行業在規模擴大的同時,規范發展、積極轉型,成為全球金融業最重要的力量之一;股市、商品衍生品市場也在全球市場占據重要地位;中國成為全球金融科技最活躍的沃土。然而,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仍在解決的過程中,利率市場化和人民幣國際化需持續推進,加之金融開放持續推進,以及外部環境不確定性仍存,中國金融市場正面臨著全新的內外挑戰。

  大連商品交易所理事長李正強認為,中國的衍生品市場已經能夠為企業面對全球格局變化起到很好的對沖作用。

  近年來,伴隨國內外經濟金融形勢的巨大變化以及新技術革命帶來的巨大影響,中國銀行業發展也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中國建設銀行副行長黃毅表示,金融信息化從上世紀90年代就已開始,互聯網金融改變了金融的生態,互聯網思維對傳統銀行的邏輯產生巨大挑戰。當下有兩個重要的問題,一是金融科技發展什么時候會替代傳統銀行業務,二是大型科技公司進入銀行業是否會代替銀行。在他看來,兩者皆有可能。

  黃毅稱,2017年,建設銀行依托大數據技術構建的“新一代核心系統”全面竣工并成功上線。去年4月18日,建信金融科技有限責任公司在上海成立。新系統建立之后,迅速從一億多個人客戶中找到了20多萬不需要授信就可以根據需求直接發放貸款資格的客戶。黃毅表示,建行將在該系統的基礎上實現多項金融業務的覆蓋,實現金融科技和銀行轉型。

  朱民也表示,金融科技的應用成果通過中小企業貸款研究的數據可以說明一些問題。以建行為例,兩年前線下小微貸款200億元,不良率7%,人工費很高,現在完全使用人工智能的金融系統。實行“新一代核心系統”以來的18個月實現了小微貸款2700億元,不良率降到1%,已超過全國金融機構給小微企業的貸款總額。“如果模式能夠成功,對中國銀行業未來改革是革命性的。大型金融機構和科技機構的結合,將全面向支持實體經濟的方向推進。”朱民稱。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第五人格侦探如何走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