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地方債發行創年內新高 集中供給壓力有所緩解

  段思宇

  地方債發行在6月迎來高峰。Wind數據顯示,6月地方債發行額達8995.51億元,創年內最高單月發行規模,同比增加68%。國盛證券固收首席分析師劉郁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這或許與二季度地方政府進行預算調整有一定關系。據悉,6月份各省份預算調整方案陸續下達,提前下達額度使用完畢的省份繼續新發行債券。

  高頻發行后,地方債供給壓力有所緩解,7月前兩日地方債市場出現零發行的情況,而本周計劃發行規模僅有262.55億元,與前兩周發行量相差較大。

  創年內新高

  和往年相比,地方債在今年上半年發行密集。在剛剛過去的6月,地方債發行額達8995.51億元。其中,一般債共發行3177.7億元,較上月增加1713.9億元;專項債共發行5817.8億元,較上月增加4238.4億元。由此來看,地方債的放量發行主要與專項債的猛增有關。

  劉郁告訴第一財經記者,6月份各省份預算調整方案陸續下達,提前下達額度使用完畢的省份,如四川、廣西、福建、云南等省份繼續發行新增債券。國金證券固收分析師周岳也認為,這可能是導致6月新增債發行額度大幅增加的原因。

  另外,從發行期限結構來看,6月份地方債發行主要以5年期為主,中長期債券(五年及五年以上)發行金額占比達94.52%,較去年同期發行久期明顯拉長。其中一般債以30年期為主,專項債以5年期為主,分別占一般債和專項債的36.32%和45.46%。

  值得注意的是,30年超長期限債券的出現是今年地方債發行的一大特點。據統計,5月以來有20余單30年期地方債發行,而在2019年以前僅有1單。

  穆迪公共融資、項目及基建融資部副總裁杜寧軼此前曾告訴第一財經記者,30年期地方債的發行主要是豐富了地方政府債券的期限結構,以更好滿足更多類型投資者的期限偏好。

  “一般是有穩定資金來源且資金期限長的機構會選擇配置30年期債券,比如保險機構。像銀行配置的就比較少。”一位來自評級機構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以往這個期限的主要是國債,地方債這一券種出來后,對于投資者來說,選擇更多了。”

  在發行利率方面,由于流動性寬松和風險偏好下降,6月地方債發行利率有所下行。據國金證券研究所統計,6月5年期一般債平均發行利率為3.32%,專項債平均發行利率為3.33%,較5月平均發行利率分別回落7bp和9bp;10年期一般債平均發行利率為3.5%,專項債平均發行利率為3.52%,較5月份分別回落10bp和23bp。

  此外,在6月地方債的發行中,還出現了今年以來的首次置換債發行,兩次發行規模合計114.7億。具體而言,6月25日,貴州省發行今年首例置換債,其中一般置換債發行50.02億、專項置換債發行64.65億。據統計,待發行置換債剩余3036.3億。

  這一閘門打開后,預計接下來部分地區也會逐漸發行置換債券。劉郁稱,截至5月底,以非政府債券形式存在的政府債務約3151億元,下半年各地方政府或將發行剩余的3036.3億置換債。

  后續發行壓力緩解

  整體而言,今年上半年,地方債發行提前啟動,一季度發行規模創下歷史新高,二季度發行節奏又先放緩再提速。據統計,今年前6月已發行2.84萬億地方債,較去年多發101.09%,新增一般債占全年新增地方政府一般債務限額的84.95%,新增專項債占全年新增專項債務限額的64.50%,地方債發行明顯提前。

  有觀點認為,在6月的放量發行下,地方債年內集中供給的壓力已經有所緩解。國金證券研報測算,按照財政部要求,若要9月底之前完成新增地方債發行,則后續三個月每月需發行約3011.15億元左右的新增債,發行壓力較前期有所緩解。

  今年4月,財政部曾下發《關于做好地方政府債券發行工作的意見》,明確各地應當合理把握發行節奏,切實加快債券發行進度,2019年6月底前完成提前下達新增債券額度的發行,爭取在9月底前完成全年新增債券發行。目前來看,多個地區已將全年地方債發行限額使用完畢。

  而經歷了6月末的大量發行后,7月前兩日,地方債市場迎來靜默,發行量為零。Wind最新數據顯示,7月首周地方債計劃發行規模僅有262.55億元,和此前兩周的超過3000億元的發行規模相比相差較大。據統計,上周全國共發行地方債3053.59億元,前周為3112.22億元。

  不過,雖然地方債發行加快一定程度上緩解了供給壓力,但仍面臨著挑戰。有市場人士稱,這一挑戰可能來自于經濟下行。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5月份基建投資增速為4%,環比回落;6月制造業PMI為49.4,仍低于榮枯線,不少業內人士稱,市場需要更加積極的財政政策,如提升地方債發行額度。一旦地方債發行額度提升,那么下半年或將繼續高頻發行的態勢。

  地方債發行加快也削弱了債市基本面的支撐。海通證券姜超團隊分析,短期內債市正面臨三方面不利因素,除了來自地方債發行的影響外,還有外部風險有所緩和,風險偏好的提振以及流動性的大幅投放。

  姜超表示,前期央行大幅投放流動性,導致貨幣市場利率降至歷史低位,后續或向常態回歸,資金面難以更松。他認為,7月份債券市場將呈現區間震蕩走勢。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第五人格侦探如何走出房间 腾讯体彩开奖直播 南海网七星彩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下载 湖南快乐十分电视走势图 南粤福彩26选5 98彩票极速时时彩 菜鸟包裹侠怎么赚钱 3D彩票走势图乐彩网 福建36选7开奖今晚70 直播的豆能赚钱吗 福利彩票 老快3开奖遗漏查询 腾讯主要靠什么来赚钱 河北福彩好运彩3基本走势 天津时时彩开奖视频网 双色球2017129杀红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