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連續8日暫停逆回購 流動性分層仍未完全緩解

  本報記者 劉 琪

  7月份以來,央行在頭三個工作日均未開展逆回購,并表示,目前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處于較高水平,可吸收央行逆回購到期等因素的影響。從近期情況來看,央行已連續8天暫停逆回購。6月24日-6月28日,央行公開市場零投放、零回籠,央行表示流動性整體保持合理充裕。6月27日央行開展2019年第二期央行票據互換(CBS)操作,以提高銀行永續債的流動性。

  從到期資金情況來看,7月1號-3號,分別有1500億元、900億元、400億元的14天逆回購到期,而7月4號和7月5號將均有300億元14天逆回購到期,故本周預計凈回籠資金達3400億元。

  對于在季末月初時點連續暫停逆回購,民生銀行研究院研究院郭曉蓓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從流動性來看,目前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處于較高水平。進入7月份以后,雖然央行暫停公開市場操作,但隨著跨季因素的消散,銀行間流動性仍維持寬松。不過6月份央行一列的操作尤其是重啟28天期逆回購操作,也釋放出維穩年中流動性的信號。

  從資金價格來看,數據顯示,7月2日,銀行間市場存款類機構隔夜債券質押式回購(DR001)盤中最低成交到0.7%,跌破了10年前(2009年7月2日)創出的0.72%的隔夜回購利率歷史最低值(2014年12月15日以前為R001數據)。與此同時,隔夜利率和超額準備金利率出現首次倒掛。7月2日,DR001利率收盤0.90%,盤中最低成交價0.70%,有史以來首次低于0.72%的超額準備金利率(IOER);DR007利率收盤2.13%,低于逆回購7天利率2.55%,DR007早盤降至1.89%,創逾四年新低。

  對此,中信證券固收首席分析師明明認為,本輪寬松中長端利率下行緩慢的原因之一在于倚重數量型調控的貨幣政策在短端資金價格向長端傳導的過程中遇到了瓶頸。在他看來,當前通過降低政策利率可以“一箭三雕”:減緩政策利率與市場利率的倒掛、壓低長端收益率以及降低實體融資成本。與此同時,仍需通過完善監管機制并持續推進市場化機制建設,以緩解市場流動性分層對信用擴張產生的衍生影響。

  “當銀行間市場上資金出借方的收益低于將資金存在央行所獲得的收益,那么銀行就沒有動力在市場上出借資金”,郭曉蓓認為,目前來看,流動性分層的局面并未完全緩解,中小機構融資仍有一定難度,后續流動性大幅收緊的可能性相對較小。但隨著央行持續凈回籠和繳稅規模的逐漸上升,不應對資金面的寬松抱過高的預期。

  從后期貨幣政策角度來看,有分析人士對《證券日報》記者指出,從央行二季度例會可以發現,二季度以后貨幣政策基調逐步回歸“適時適度實施逆周期調節”,減少“大水漫灌”,保持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相匹配。因此,下半年貨幣政策更加注重“適時適度”。未來隨著外部風險環境暫時得到緩解,在積極財政政策影響下,貨幣政策將會逐步構建供給體系、需求體系和金融體系形成相互支持的三角框架,從金融供給側角度力度彌補流動結構性分層難題。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第五人格侦探如何走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