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控股如期跌停 機構擔憂只是危機起點

  毫無懸疑的,新城控股(601115)股價開盤就死死趴在跌停板上;因為市場對此的猜測并非會否跌停,而是有幾個跌停板。

  可以說,這家從常州發家并已走向全國布局的房企,遭遇了公司發展以來最為嚴重的一次危機;即使2016年其董事長王振華被爆出接受調查并一度閃電辭職,也不足以與這一次的惡劣程度相比。

  來自社會公眾、股東債權人、公司關聯方甚至內部雇員的拷問蜂擁而至。雖然導火索是公司實控人的個人道德卑劣,但這已經無法阻止外界對于這家公司產生更多的質疑。

  勾地難再續

  遭遇“黑天鵝”,是對數萬投資者最沉重的打擊。但就公司而言,更現實的問題是何以為繼。這家年銷售額超過2000億,位居行業第八的地產巨頭未來將何去何從?發展將受到多少影響?這些疑問讓整個新城集團發展蒙上陰影。

  “對于地產公司而言很重要的就是品牌和口碑,整個新城的業務模式就是通過自己的吾悅廣場去和地方政府談判拿地,獲取更加便宜的地價進而實現收益。而公司實際控制人出現的這個情況,將大大降低公司的信任,也會讓很多地方政府不愿意與新城合作。”一位機構分析師告訴記者。

  這家發跡江蘇的地產公司,目前的商業模式幾乎是萬達翻版,通過商業和地產的雙輪驅動,以“吾悅廣場”綜合體的模式與地方政府談判勾地,獲取比同行更低成本的土地,并通過住宅快速開發回血,進而實現現金流回正。

  新城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底,新城已進入全國98個大中型城市,實現96個綜合體項目的布局,已累計開業42座吾悅廣場,已開業面積共計390.40萬平方米,同比2017年增長72.25%,全年實現租金及管理費收入21.16億元,同比2017年增長107.44%,平均出租率達98.83%。

  就在7月3日下午,新城總部的屏幕上還顯示歡迎濰坊市、赤峰市政府領導蒞臨考察的字樣。通常情況下,地方政府如果要和開發企業進行戰略合作,會提前到公司總部考察。而經過如此“黑天鵝”事件,將大大削弱新城的品牌影響力,進而影響其商業模式的可復制性。

  資本市場捶打

  至7月3日收盤,新城系上市平臺新城發展(HK.01030)、新城悅(HK.01755)股價均暴跌超過20%。由于消息出現時間A股收盤,新城控股在7月3日躲過一劫。但該來的總會來,7月4日開盤的跌停板便是其回應。對于未來的股價行情走勢,市場預期同樣不樂觀。“至少兩個跌停板。”多位買方基金經理判斷。

  更為嚴重的是,公司實際控制人出事或遭受強制措施而不能履行公司管理職責,往往直接觸發企業存續期融資的違約,以及后續融資。

  “目前整個資金市場非常緊張,特別是針對房地產的融資,這樣情況發生后,銀行將可能選擇抽貸,而一旦有銀行選擇抽貸,可能將會引起連鎖反應。”一位銀行人士告訴記者。

  機構方面也更為擔憂,“我們很擔心這個事件讓銀行對地產的融資繼續收緊,圈子內持有新城的都不太樂觀。”一位買方基金經理表示。

  Wind統計,新城控股和新城發展控股兩個平臺下面合計擁有存續期債券26筆。截至2018年末,公司賬面有未償還的借貸及可轉換債券為835.72億元。

  這只是目前公開可見的,最近幾年,由于行業合作擴張的需求增加,很多公司還會將自己的部分高負債項目通過權益改變方式移出表內,進而降低自己的負債總額。

  上交所就曾質詢新城控股,認為公司有多家持股比例超過50%的合(聯)營企業未被納入合并報表。

  “大家普遍都只看得到房企的表內負債,而表外負債根本無法全部看清,房企的實際負債和資金成本都比年報顯示要高。”一位上市房企資金人士透露。

  比如,新城就在江蘇常州通過商業銀行定向發行理財,利率8%,加上通道之類的費用,新城的融資資金成本將超過10%。

  道德拷問

  2019年7月3日晚9點,位于上海市普陀區中江路388弄的新城控股總部大樓燈火通明。由于實際控制人王振華被刑事拘留,讓整個新城集團充滿了緊張和壓抑的氛圍。高管要求全部飛過上海,洶涌而至的合作伙伴質詢,讓這座大樓無眠。

  7月4日凌晨,記者登錄新城控股官網發現,新城控股已經將王振華的個人介紹以及相關新聞全部刪掉。但傷害已經造成,且無法刪除。

  在這個夜晚,很多新城員工也受到了周圍朋友的各種問詢,甚至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新城員工。而對于整個地產行業而言,亦受到沖擊。

  “我以后可能不會考慮加入新城控股,除了財務危機外,他們人才危機可能也是隱患。”一位房企高管點評。

  同樣的壓力,或許還將來自銷售端,來自客戶的拷問。

  “這件事情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那么對于新城這個品牌的傷害是巨大的,對于很多購房者而言,可能會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上述買方基金經理分析。

  根據新城披露的數據,公司1-5月累計合同銷售金額約928.69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38.17%;累計銷售面積約796.16萬平方米,比上年同期增長47.75%。

  按照原有計劃,新城今年的銷售目標是2700億。此前,市場曾擔憂公司銷售會受到三四線城市降溫的拖累,但如今看來壓力將更多源于內部。

  7月3日,新城原總裁,32歲的王曉松火線接任董事長。這位曾經因為個人感情受到父親阻攔而從公司閃辭再閃歸的青年,能擔得起排山而至的重負嗎?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第五人格侦探如何走出房间 两码中特资料 上海时时乐今天开奖 赌三公赢钱的口诀 陕西麻将怎么抓牌顺序 彩票双色球 北京pk10官网 河南快3一定牛 吉林快3信用盘 刮刮彩投注技巧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号 湖南幸运赛车网上买 万佳彩苹果 17到18赛季欧冠决赛 贵州快3开奖今天结果 中线股票推荐博客 特区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