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博設計再沖IPO:時隔近3年 曾被問詢的合同問題還存在嗎?

  每經記者 朱萬平  每經編輯 魏官紅  

  時隔近3年,建筑設計公司筑博設計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筑博設計)再次沖刺IPO。在2016年首次闖關IPO敗北后,這家號稱是國內民營建筑設計領域“第一梯隊”的企業遷址西藏,似欲借貧困地區IPO綠色通道實現快速上市的“夢想”。

  2018年,筑博設計迎來了爆發式增長,公司凈利潤猛增逾五成。但在“高光”業績的背后,筑博設計的重大合同仍然存在一些疑問,其中不少合同是在7年前乃至10多年前簽訂的。

  在前次IPO被否時,監管方面就曾關注到公司的合同問題,如今,筑博設計的相關問題是否仍然存在?近日,證監會披露了對筑博設計的反饋意見,并對眾多相關問題進行問詢。

  10多年前的重大合同仍未完成

  作為一家總部位于深圳的建筑設計公司,筑博設計在2016年闖關IPO被否后,公司選擇將注冊地遷至西藏,并在今年2月再次向A股發起了沖擊。

  項目合同問題曾是筑博設計此前IPO被否時,監管方面關注的問題之一。2016年6月,證監會發審委在否決筑博設計IPO時就對此有所提及。

  2013~2015年度,筑博設計發生中止或終止的合同金額分別達到2.36億元、5.31億元和2.22億,合計為9.89億元。而截至2015年末,筑博設計已確認收入1.07億元。

  對此,證監會發審委要求筑博設計說明已中止、終止合同確認收入而不存在退款風險的認定依據;說明已中止項目如重新執行,如何計算各階段的完工百分比。發審委還要求筑博設計的保薦代表人,對已中止、終止項目確認收入而不再退款是否存在法律風險發表核查意見;說明對已中止、終止項目確認的1.07億元收入是否符合《企業會計準則》的規定發表核查意見。

  而在最新招股說明書(申報稿)(2019年版本)(以下簡稱招股書)中,筑博設計不再披露合同終止或中止和確認收入的情況。

  作為建筑設計公司,筑博設計在招股書中披露,截至今年2月底,公司存在15個正在履行的重大設計業務合同(合同金額在2000萬元以上),合同金額總計約為4.92億元。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在筑博設計披露的這些合同中,多個合同都是在7年多以前簽訂的,其中還存在10年以上的合同。

  而證監會在今年6月底發布的反饋意見中,已要求筑博設計補充說明報告期內已簽訂的業務合同發生變更(含中止及終止)的具體情況,包括合同名稱及簽署日期、合同變更原因、合同金額及占比、已確認收入金額及結算金額,以及合同變更時所處的業務階段以及業務后續進展情況。

  證監會還要求筑博設計的保薦機構、申報會計師核查報告期各期合同變更對筑博設計經營業績的影響程度,并發表明確意見。

  部分重大合同歷時較為久遠,目前的執行情況究竟如何?監管方面較為關注的這一問題,尚需筑博設計進一步說明。

  有客戶曾遇到資金問題

  在筑博設計披露的正在履行的重大項目合同中,時間跨度最大的一個合同簽訂于11年前。

  2008年7月,筑博設計與鄭州鼎盛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鼎盛置業)簽訂設計合同,公司主要為“鄭州尚莊都市村莊改造項目”進行概念設計、方案初步設計,合同金額為2000萬元。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筑博設計所指的鼎盛置業的“鄭州尚莊都市村莊改造項目”,應是由鼎盛置業開發的“鼎盛陽光城”項目。

  “鼎盛陽光城是個‘千畝大盤’,項目已建設多年,已經開了不少期,最新一期將在2020年交房。”近日,有房產中介人員告訴記者。

  但是,鼎盛置業目前正面臨著不少訴訟。啟信寶信息顯示,鼎盛置業存在20多條被執行人信息,其中,今年4月以來的被執行人信息就有14條之多。

  目前與鼎盛置業的合同執行情況如何?鼎盛置業存在的問題,是否會對合同執行帶來影響?目前外界尚難獲悉。

  “一般從地產開發周期來說,大概需要5年以上的時間,即類似情況5年的合同周期是比較正常的。如果是涉及舊改或棚改,周期是會延長的,類似情況(合同周期為)8年至10年。”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分析稱。

  嚴躍進判斷得不無道理,筑博設計不少“歷史悠久”的合同都與棚改有關。除“鄭州尚莊都市村莊改造項目”外,還有2010年8月簽訂的“荊湖社區改造項目”,合同金額為3450萬元,以及2012年12月簽訂的“貴州星云家電城片區及棚戶區舊城改造項目”,合同金額為3560萬元。

  “貴州星云家電城項目,確實是筑博幫忙設計的,目前進展較為順利。”有接近該項目的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該項目主要有7棟建筑,目前與筑博設計的合同仍未結束,但錢已經付得差不多了,項目合同就剩200多萬元未付。

  “如果涉及棚改、舊改項目比較多,也容易引起外部猜忌。”嚴躍進表示,一方面,若這類建筑設計等工程的周期過長,可能是動拆遷的周期比較長,就很可能引起各類新的成本。另一方面,也不排除與相關開發企業沒有太多動力去進行開發投資、資金鏈出現問題以及投資決策變化等因素有關。“這會影響此類建筑商的合同履約。”嚴躍進稱。

  正如嚴躍進分析的這樣,記者注意到,貴州星云家電城項目的投資方——貴州恒豐偉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豐偉業)就一度出現資金緊張的情況,后來國內房企龍頭碧桂園接盤了恒豐偉業多數股權后,項目才得以繼續推進。

  樓盤賣完后合同為何仍在執行

  除棚改項目外,筑博設計也有部分“歷史悠久”的商住項目設計合同。

  如2012年5月,筑博設計與三亞椰林書苑海墾地產有限責任公司簽訂了設計合同。筑博設計為后者的“三亞椰林書苑海墾項目”提供項目概念設計、規劃及單體方案設計、初步設計、施工圖及后期施工配合等,合同金額為2464.50萬元。

  “三亞椰林書苑海墾項目”的進展情況如何?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購房為由咨詢了三亞椰林書苑海墾地產有限責任公司,有關人士表示,目前該項目已建好,多數房源已出售,只剩下80平方米至90多平方米的小戶型了。

  既然目前“三亞椰林書苑海墾項目”已基本賣完,為何負責該項目概念設計、初步設計等的筑博設計還稱上述合同仍在履行中呢?

  再如2010年8月,筑博設計與晉江市總商會投資開發有限公司簽訂了設計合同。筑博設計為后者的“晉江八仙山商住項目”提供高層住宅、小型公共服務配套、別墅項目的規劃設計、方案設計、初步設計、施工圖設計等,合同金額為2510萬元。

  目前,“晉江八仙山商住項目”的情況又如何?7月18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撥打了晉江市總商會投資開發有限公司的電話,有關人士表示,該項目早在去年就已賣完。

  若“晉江八仙山商住項目”去年就已賣完,為何筑博設計稱相關合同仍在執行中,在這背后是否另有隱情?

  另外,據招股書披露,筑博設計還存在多起建筑設計糾紛。2009年12月,筑博設計與武漢中恒新科技產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武漢中恒)簽訂合同,為后者的武漢“中恒湖居天下(暫定名)”項目提供設計服務,設計費為312.2萬元。后來雙方出現糾紛,去年筑博設計將武漢中恒等告上法庭。

  此外,筑博設計還與中德金屬集團有限公司、武漢新東方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武漢藍空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存在近千萬元的建筑設計合同糾紛。

  針對筑博設計多個項目數年乃至10年仍難完成等問題,8月5日至6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致電筑博設計并發送了采訪函,并多次致電公司董秘王進,但均未能獲得相應回復。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第五人格侦探如何走出房间 票房达到多少才可以赚钱 贱果小子加盟赚钱吗 diy烘焙赚钱吗 打造的赚钱机器腾讯网 看趣头条真的能赚钱 2018年废品行业最赚钱的商机 买竞彩赚钱的秘诀 摄像头行业赚钱不 即时贴刻字赚钱吗 热血之刃怎么赚钱 商品期货公司怎么赚钱 美添盈赚钱吗 地下城怎么多赚钱 自媒体是发视频还是发文章赚钱 汪仔答题赚钱app 赚钱移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