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創板“蛋糕”越來越大 券商投行將開啟新一輪招兵買馬?

  每經記者 王海慜    每經編輯 吳永久    

  去年無疑是2014年IPO重啟以來的一個投行小年,關于各券商投行降薪裁員的消息時有曝出,比如去年曾有媒體報道稱,某中型券商某投行部門原有30個人,最后砍到就剩下4個。

  今年,隨著試點注冊制的科創板的落地,券商投行業務也迎來了新的局面。雖然科創板有關規則較主板有不少變化,但其相對高效、包容的審核機制 ,讓各投行看到了挑戰,更看到了機遇。那么,作為科創板項目的承接方,今年以來各投行員工人數有沒有擴大,相關承銷人員、行業研究人員是否有所增加?記者最近做了一番調查。

  投行人員擴張仍較保守

  近日,光大證券執行總裁周健男曾在一場論壇上表示,科創板的設立、注冊制的試點運行將給投行帶來全新機遇和挑戰,投行將回歸定價和銷售本源,這就要求投行向全方位的金融服務商轉型。

  今年一季度,有多位行業人士曾向記者表示,未來投行拼銷售將是趨勢。上海某資深保代曾向記者表示,在歐美資本市場,投行的主要工作是負責銷售。在注冊制時代,在沒有考驗任何銷售能力的不合理高承銷費將退出歷史舞臺,銷售將成為投行的主要工作,哪家投行銷售能力強,就更容易受到客戶青睞。

  基于此,市場預期今年投行對兩類人的需求可能會增加。某投行相關負責人曾向記者表示,在科創板背景下,投行內部的資本市場部擔的責任會更大,以前IPO不需要銷售,現在需要了,可能會再招人。

  此外,有行業人士認為,由于科創板項目的科技含量通常較高,投行也需要加強行業研究能力,而與券商內部的研究所合作畢竟跨了部門,在項目執行上還有不方便的地方,所以投行內部也有增加研究人員的需求。

  據記者最近對多家投行的調查發現,雖然科創板的擴張速度較快,但是不少券商投行在人員擴充上仍然顯得偏保守。上海某大型券商一位投行部門總經理向記者表示,目前來看,其所在投行的資本市場部今年還沒有擴充人員。上海另一家大型券商承銷保薦分公司質控部負責人則同樣表示,其所在承銷保薦分公司的資本市場部目前沒有招人,下半年資本市場部暫時也沒有新招人的計劃。

  至于投行內部的行業研究人員需求,上述質控部負責人告訴記者:“投行的研究團隊方面,之前我們就有一個團隊,所以現在能加入到科創板項目的運作中。”上述投行部門總經理向記者表示:“我們已經在申請增加研究人員了,但短期內還是與研究所跨墻合作。”

  某大型券商非銀行業分析師曾向記者表示,以往,券商投行部門往往不提業務聯系單,不愿意和研究所分享收入。而現在由于科創板需要合理定價,所以投行部門也更愿意與研究所建立業務聯系。

  從6月末上交所披露的信息來看,上述兩家券商投行中,正在申請增加研究人員的那家在手的科創板項目數量有5個,而另一家券商投行在手的科創板項目數量為2個。

  “三中一華”投行不急擴招

  目前,在手科創板項目最多的“三中一華”對投行的承銷、研究人員擴招持什么態度?

  中金公司某內部人士向記者表示,公司在收購中投證券后,投行部門人員已有近千人,所以基本沒有專門再為科創板項目招人。

  某頭部券商非銀行業研究員則告訴記者,在科創板時代,投行的資本市場部是否需要擴招,還是要看投行自身原來的人員儲備,如果某家投行之前缺乏相關承銷人員的話,則有加強相關人員的需求,而有的券商如果一直有做境外業務,港股、美股業務本來有相關銷售,應該就不急于擴充承銷人員,因為相關人員的業務能力比較符合科創板IPO市場化的需求。

  截至目前,中信建投在手的科創板項目數量在業內排第一。中信建投一位內部人士日前則向記者表示,從公司的通訊錄來看,今年來資本市場部股權組似乎只新招了2個人,但是不排除隨著未來業務需求的增加,會有繼續招兵買馬的可能。

  他認為,過去主板IPO有23倍PE的隱性紅線在,導致發行價格偏低,上市后容易連板,因此不愁賣不出去。但科創板發行定價相對公允,打新收益不一定那么高,而且符合科創板相關要求的投資者也比較少,這使得科創板新股有發行失敗的可能性,因此需要資本市場部去大力推介。

  此外,他向記者表示,公司投行所需的研究服務,目前還是以公司內部跨墻合作為主。公司執委會層面設立機構業務委員會,來統一協調投行部、債承部和研究發展部的業務往來,機構委相關領導也比較支持這方面的合作。他還向記者介紹,近兩年公司投行業務部門也通過校招等渠道擴充了不少人員,未來是否還會持續大幅擴充投行人員將視業務發展情況而定。根據中信建投披露的2018年年報,截至2018年末,公司投行業務人數為1025人,而截至2017年末、2016年末,公司投行業務人數分別為871人、819人,此外投行業務人員的占比也從2016年的8.52%提升至2018年的10.7%。

  有券商債券業務相對缺人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在實際操作中,券商投行也會根據業務條線的經營情況來組織人力資源。

  去年收入排名前20的某券商投行人士告訴記者,由于公司投行的債券業務近年來發展形勢不錯,所以相對比較缺人,其所在券商投行今年上半年債券業務部門一直在發布社招信息:“股權業務這邊沒看到有統一的招聘大動作,我知道有領導在招,只是沒統一發招聘啟事,應該就是一些部門或者一些團隊缺人,然后會招幾個。”據他介紹,投行做股權類的項目所需的周期較長,做債券類的項目雖然費率較低,但其項目周期比股權類項目短,所以也是比較重要的業務。

  2015年證監會發布《公司債券發行與交易管理辦法》,在擴大發行主體范圍、豐富債券發行方式、增加交易場所、簡化發行審核等方面實現突破。據華泰證券非銀團隊統計,近年來券商債券承銷金額快速提升,從2013年的1.08萬億元提升至2018年的5.64萬億元,規模增長達4.2倍。

  華泰證券非銀團隊認為,頂層設計多次提出要推動直接融資占比提升,未來債券融資作為直接融資的重要組成部分有望迎來發展機遇。而債券市場規模快速提升,債券承銷也成了投行另一關鍵組成,主承銷券種也持續拓展豐富,且券商創新能力強,率先發力搶占ABS、可轉債等創新品種,為投行業務發展開辟了增量。

  近年來,券商債券承銷爆發價格戰的消息時有見諸媒體,債券承銷的規模多寡不一定能與效益直接掛鉤。據某債券承銷規模排名前列的券商內部人士向記者介紹,其所在券商投行的策略是用低債券承銷費率招攬新客戶,之后再爭取通過其他承銷項目或其他業務來變現。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第五人格侦探如何走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