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億信貸ABS背后:RMBS一年半增3倍,房貸出表碾壓消費貸

  信貸ABS中,個人住房抵押貸款出表已成為主流。

  7月2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根據Wind統計,個人住房抵押貸款為基礎資產的信貸支持證券(簡稱RMBS)占信貸類ABS的比重,從2017年末的40.8%增加至2019年6月末的73.6%。

  與之對應,信用卡、消費信貸和企業債權等其余信貸類ABS類別的規模增速減緩或萎縮。上半年,信用卡貸款ABS余額減少91億元、消費性貸款ABS余額小幅增長7.84億元。此外,企業ABS中,小額貸款ABS余額上半年減少385.43億元。

  內地的資產證券化包括三大市場,銀保監會主管的信貸ABS,證監會主管的企業ABS、交易商協會主管的ABN(資產支持票據)。

  信貸ABS出現分化的原因在于,ABS作為資產出表的手段,除融資功能外,騰挪信貸額度或已成為金融機構考慮的首要原因。中國內地的住房抵押貸款約2.9%資金由RMBS提供,對標境外,美國過半的住房抵押貸款由證券化交易提供融資。

  在當前金融機構面臨“資產荒”的背景下,信用卡、消費貸款等資產不良率仍在容忍范圍內。對銀行而言,缺資產比獲取資金、將風險出表顯得更為急迫。此前數年銀行信用卡資產出表增長較快,也受到信用卡從總行拆借資金獲取額度不能滿足發卡需求的因素影響。

RMBS已成信貸ABS主流

  自去年以來,銀保監會主管的ABS發行規模增長最快,從2017年末的6700億余元猛增至2019年6月末的1.15萬億元。其中,主要是個人住房貸款出表需求較大,但信用卡、消費貸款等發行有所減少。

  RMBS一直是信貸類ABS最大的資產類別,其增速一直領先,自2018年至2019年上半年,RMBS規模增長了3倍。

  RMBS規模和占比不斷提升,2017年末的6767億元信貸ABS中,RMBS占比40.77%;2018年末,信貸類ABS突破1萬億元,RMBS占比增加至68.4%。

  2019年6月末,信貸ABS余額增長到1.15萬億元,RMBS余額8440.32億元,比上年末增加962.71億元,占信貸ABS的比例達73.6%。

  從產品結構來看,RMBS基礎資產為個人住房抵押貸款,此類貸款期限最高為30年,一般為10-30年,利率通常為貸款基準利率,采用等額本息、等額本金等還款方式。其余信貸類別中,汽車貸款、信用卡分期、消費貸款等期限往往較短,一般在3年以下,但分期利率、不良率遠超于房貸。

  RMBS大幅增加,與其基礎資產質量優于其他資產有關。

  根據穆迪數據,在抵押貸款證券(CLO)中,截至3月末的銀行間債市的71筆存續期內交易中,僅有4筆交易的基礎貸款在一季度發生違約。如果經濟增長率不會降至6.0%以下,預計2019年內RMBS拖欠率和違約率仍會處于較低水平。

  RMBS增長速度遠超其他信貸ABS類別,原因或與信貸額度有關。通過資產出表也可緩解資本金壓力。

  “有些資產類別,銀行做了一兩單,發現是倒貼錢就沒有動力了。大行有釋放額度空間的需求。”一位資產證券化人士表示。

  另有業內人士指出,去年房貸利率上漲,也緩解了資產池與證券端利率倒掛問題,在資金寬松背景下,銀行有動力通過RMBS轉讓低利率資產。

  建行、工行等國有大行是RMBS的發行主力,部分城商行也加入其中。目前存量的393單RMBS中,建行的建元系列占了130余單,工行的工元系列占了64單。

  從整個銀行ABS發行看,2019年上半年,建行、招行、工行、農行和興業銀行發行CLO分別為642.39億元、318.92億元、292.85億元、259.77億元、234.03億元,為發行規模最大的五家銀行。

其它信貸ABS緣何下降?

  與RMBS快速增長相反的是,消費類、不良貸款等ABS規模增幅較小,甚至萎縮。

  截至2019年6月末,以汽車貸款為基礎資產的ABS余額1182.72億元,新增82億元,余額占比10.3%。而在2018年下半年,汽車貸款ABS新增276.62億元。

  汽車貸款ABS新增較多也與其資產質量有關。穆迪指出,汽車貸款ABS的拖欠率和違約率處于較低水平,這主要是由于汽車貸款分期償還、最低首付20%、貸款期限為2-3年左右的較短時間,以及利用貸款購買新車等特點。

  其他信貸類別方面,信用卡貸款ABS連續三個半年下降,截至2019年6月末余額為493.72億元,比上年末減少91億元;上半年發行總額1129.74億元,比往年大幅下降。2018年上半年、下半年,信用卡貸款ABS分別減少563.9億元、40.1億元。

  以消費性貸款為基礎資產的ABS余額255.24億元,2019年上半年新增7.84億元。2018年上半年、下半年,消費性貸款ABS分別增加-15.72億元、173.41億元。

  在消費貸款ABS中,非銀行金融機構發起的交易拖欠率高于銀行發起的交易。部分銀行裝入ABS資產池的資產質量甚至優于未出表資產,這也是銀行發行信用卡ABS動力不足的原因之一。

  一位資深信用卡人士表示,境外資產證券化主要是為了融資,通過ABS向市場募集資金,并把風險轉嫁出去,讓有風險容忍度的資金承受風險,此外解決銀行貸款額度不足等問題。但就境內而言,放入ABS資產包的出表資產往往比表內的資產質量更好,例如24個月不能有逾期等。

  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以企業貸款為基礎資產的ABS余額808.04億元,較上年末減少307億元。而在2018年上半年、下半年,企業貸款ABS分別增加-241.17億元、76.78億元。

  另外,在證監會監管的企業ABS中,以小額貸款為基礎資產的ABS上半年減少385.43億元,余額降至1511.53億元。此外,以不良貸款為基礎資產的不良ABS,已成為銀行處置不良資產的一條主要路徑,但余額僅為145.17億元,較上年末減少77.63億元。以租賃資產為主的ABS余額133.82億元,較上年末減少31.67億元。

  銀保監會主導的ABS仍在快速發展。6月26日,銀保監會公告稱,對保險資產管理機構首單資產支持計劃之后發行的支持計劃,實行注冊制管理。業內預期保險資管資產支持計劃進一步放開底層基礎資產行業范圍,特別是放寬水、電、保障房等基礎設施領域的基礎資產。

  根據Wind統計,截至2019年6 月末,資產支持證券余額2.91萬億元,上半年新增2394億元。三大ABS類別中,交易商協會監管的資產支持票據(簡稱

  ABN)發行余額2478.36億元,比上年末增長787億元;銀保監會監管的ABS余額1.15萬億元,比上年末新增530億元;證監會監管的ABS

  發行余額1.52萬億元,比上年末增長1113億元。

  (編輯:馬春園)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第五人格侦探如何走出房间 龙王捕鱼游戏破解详解 湖北11选5选号技巧 卖手机苹果不赚钱吗 河北快3追号计划 有点新闻赚钱软件是真的吗 pk彩票苹果 足彩总进球数技巧 3d图库 开外贸公司赚钱 安徽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四川快乐12玩法图表 深圳风采最新开奖公告 4场进球彩票 又快又轻松赚钱的aPP l分快三计划软件下载 十大良心卡牌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