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證券首席分析師于海寧接受每經專訪:5G NSA手機明年不會“變磚”5G通話或可“臨空投影”

  每經記者 劉春山    每經編輯 魏官紅    

  5G商用不斷加速,近日在上海舉辦的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以下簡稱MWC),讓這把“5G之火”更加旺盛。此次諸多運營商以及手機等終端企業亮出了自己的5G發展策略,摩拳擦掌。7月2日,長江證券首席分析師于海寧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下簡稱NBD)專訪時表示,由于牌照發放時間提前,運營商5G商用部署的節奏明顯加速。

  5G組網方式有NSA(非獨立組網)、SA(獨立組網)兩種,運營商此次均表示最終目標是建設一張全新的5G獨立網絡。中國移動高管更是直言,2020年“單純支持NSA的手機將不會獲得入網許可”。

  這讓前期購買5G手機的用戶不禁擔憂:2020年自己手上的5G NSA手機還能否繼續使用?于海寧對此表示,2020年NSA手機仍然可以繼續使用,5G手機作為主要的終端設備,有望促進云游戲成為主流,也很有可能成為物聯網設備的中心控制端。

  5G組網加速提振企業業績

  NBD:對于今年的MWC,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于海寧:在本次MWC上,產業鏈各環節廠商展示的最新5G技術和產品,讓我們提前感知到5G時代的到來。包括中國移動展示其全國首個8K超高清沉浸式影院,華為展臺的工作人員通過5G遠程實時操控千里之外的挖掘機等。這些都讓我們認為5G對行業應用落地的驅動力超越了4G,具備廣闊前景。

  從展會期間三大運營商最新的5G規劃來看,由于牌照發放時間提前,運營商5G商用部署的節奏明顯加速。其中,中國移動計劃今年建設超過5萬個5G基站,并在超過50個城市提供5G服務,2020年,其將進一步擴大網絡覆蓋范圍,在全國所有地級以上城市提供5G商用服務。整體來看,運營商加快5G網絡建設步伐,SA組網或快速開啟,有望助力相關廠商業績兌現。

  NBD:為什么國內運營商會以SA為目標組網方式?前期為何又建設NSA的5G網絡呢?

  于海寧:現行的NSA組網方式在帶寬、時延等方面的能力有限,雖然也是5G國際標準,但在NSA模式下,5G依賴于4G網絡,不能單獨工作,除了滿足eMBB場景外,對uRLLC和mMTC等場景無能為力,最終還是要將方向轉為SA組網建設。

  在目前階段,無論是基站建設速度、手機成熟度、信號覆蓋定位連續性,還是考慮國際漫游以及不換卡、不換號即用5G服務的需求,先部署NSA是全球運營商和產業的共識,也是可行性選擇。中國也不例外,先進行NSA規模部署,以提速5G商用,未來再逐步過渡到SA組網。

  NBD:SA的組網方式會對2020年的手機等終端產生哪些影響?

  于海寧:我們看到中國移動董事長楊杰在提及加速推出同時支持NSA和SA的多模多頻終端時,提到了“到2020年1月1日起,單純支持NSA的手機將不會獲得入網許可”。這引發了業界對5G NSA和SA終端的熱議。

  這里需要說明的是,是不允許只支持NSA獨立組網的手機入網,也就是明年要入網的5G手機必須要支持NSA和SA雙模,而不是指現有的5G NSA手機無法上網。今年已經入網銷售的NSA模式上網的5G手機明年可以繼續使用,體驗完全不受影響,因為明年雙模網絡也支持NSA。

  對于消費者而言,現在購買的NSA手機與未來買的手機并無區別,如果想入手第一批5G手機,率先嘗鮮、體驗5G功能,可以不用有所顧慮。

  NBD:為什么5G時代,用戶可以做到“不換卡、不換號”就能體驗服務?

  于海寧:目前NSA組網主要采用4G現網升級的NSA核心網以及IMS網絡,因而可以做到不換卡,不換號。

  未來5G手機可能無需內存

  NBD:5G手機與4G的差別究竟在哪?

  于海寧:5G大帶寬、低時延、多連接的網絡能力將帶來相關5G手機應用的普及:

  多人聯網VR手機游戲:如今VR雖然還是剛剛興起不久,甚至很多VR游戲顯得十分稚嫩,但是5G到來后,一切就會徹底改變。聯網的VR游戲,其數據交換量相當龐大,5G的超高網速才能滿足。未來多人聯網的VR手機游戲才是主流。

  云存儲:未來5G手機可能就沒有內存了。數據實時存儲在云空間,需要使用的時候,通過數據快速交換,這樣手機內部空間又可以節約了。

  3D投影通話:未來通過5G手機通話時,手機會將通話的對方面貌臨空立體投影出來,就如同真正的面對面交流一樣。

  5G手機的2C應用有望在5G推出后1~3年成為主流。游戲產業面臨變革,移動終端將更為普及,云游戲或成為主流。

  此外,5G手機帶來的最大改變就是與人工智能AI及物聯網的融合:通過高性能低成本的5G網絡,擁有AI的手機將與網絡中的各級智慧運算中心協同計算、互相協作,成為更加智能化、人性化的終端。而5G時代,所有物聯網設備都可能接入網絡,實現萬物互聯。如此一來,手機很有可能成為這些聯網設備的中心控制端。

  NBD:4G時代沒有興起的CPE終端,5G時代會成為潮流嗎?

  于海寧:4G時代,由于我國基礎設施建設的能力更強,中國的光纖寬帶滲透率已經接近80%。如此一來,固網寬帶網絡就可以用越來越低廉的網絡資費吸引用戶,中國普通家庭在4G時代也就對CPE這樣的產品相對陌生。

  5G時代CPE終端形態依然能夠幫助世界各國解決普遍的寬帶接入的問題。例如海外一些國家光纖資源還不完善,海外固網運營商部署一個光節點的成本大概2000美元,但是用華為的CPE產品只需要十分之一不到的成本,在這類國家中,CPE的普及率會提高不少。中興、華為等廠商,他們很多CPE產品的主要市場也是在海外。

  我們已經能看到,5G時代,物理空間中大量設備的集體智能化、聯網化,也會讓以往“簡單粗暴”的寬帶路由器模式承受不住。CPE和其他類型組網產品的結合以及藍牙、射頻等其他連接方式的結合將為家庭AIot、VR/AR娛樂等一系列5G應用場景落地,釋放出更廣泛的應用價值。

  高網速5G還不會取代寬帶

  NBD:中國移動在5G初期開始定位自己是智慧城市運營商,你怎么看?

  于海寧:智慧城市經過多年發展,已從最早的智慧城市1.0階段,進入以智慧化、精細化治理為重要特征的新型智慧城市階段。第三方數據統計顯示,2018年我國智慧城市市場規模達7.9萬億元,到2022年市場規模將達25萬億元,整個智慧城市產業鏈都會是投資熱點。

  NBD:5G會替代固網寬帶嗎?

  于海寧:不會。

  我國有相當一部分群體對網絡的穩定性要求很高,因為固網處于室內這個相對安全的環境,基本不受外界干擾,所以它的穩定性極強,這也正是一些企業和公司所需要的。另一方面,固網的花費少,性價比很高。未來固網也將向10G PON,100G PON的更高速場景演進。

  有運營商在上海推動實施“雙千計劃”,即5G網絡+千兆寬帶。可見,在全行業都向著5G全力起跑的時候,固網寬帶也一直未放松“進階”的腳步。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第五人格侦探如何走出房间 北京赛车大亨官网 黄金娱乐棋牌app 什么样的公司赚钱比较容易 大乐透常见规律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有什么投资不大但是可以赚钱的 3d今日开奖号码 山东11选5购买日期 地下城赚钱思路 重庆百变王牌直播开奖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13.5米挂车赚钱吗 江西多乐彩遗漏数据 金沙棋牌官网手机版 极速十一选五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