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花式減持套路頻出 散戶謹防“被收割”

  上市公司大股東減持,又玩出了新花樣。

  7月2日,泰晶轉債創新高后暴跌,最大跌幅達到35%。其背后一則上市公司實控人減持可轉債的公告,引起了市場關注。

  根據披露,泰晶科技控股股東和實控人喻信東、王丹、喻信輝和何虎在2019年6月17日至2019年7月1日期間,合計減持泰晶轉債215010張,占發行總量的10.00%。

  有意思的是,泰晶科技實控人減持可轉債的時間與泰晶轉債價格開始上漲的時間相同。且在此期間,泰晶科技也連續多個交易日收漲,其中5日連續漲停。

  由此,也引發了關于上市公司股東“花式減持”的追問。

  “股價上漲或市場比較好的時候,可轉債股性很強。而因為減持可轉債不用事先公告,所以受到不少上市公司股東喜歡。”7月3日,北京某私募機構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事實上,除了可轉債之外,此前還有上市公司大股東通過可交換債、持股換購ETF等多種方式“花式減持”,新路數頻出。

減持通道花樣多

  在泰晶科技股東的“神操作”后,公司股價一路下跌。7月3日,泰晶科技繼續跌停。而在此之前,泰晶科技則頂著“華為概念股”的光環,被資金一輪又一輪地炒作。

  “主題炒作退潮后往往是一地雞毛的表現,由于可轉債不受漲跌幅限制且為T+0交易,一天之內大起大落也很正常。”7月3日,北京某券商分析師表示。

  雖然受此影響股價大跌,但不少上市公司卻頗為迷戀這種減持新路數。

  7月2日晚間,和而泰公告稱,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劉建偉及其一致行動人創和投資于7月1日減持了和而轉債100萬張,占發行總量的18.28%。

  據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已有玲瓏輪胎、雪迪龍、一心堂等公告了大股東減持公司可轉債的情況。

  “上半年股價回暖,不少公司的可轉債也緊跟正股走出上漲趨勢,這就給股東帶來拋售可轉債獲利的空間。”7月3日,某私募債券基金經理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事實上,在2017年“最嚴”減持新規出臺后,不少上市公司股東就已蠢蠢欲動,尋求其他替代減持方式。

  除了當下不少公司熱衷的可轉債外,私募可交換債也被視為上市公司大股東的一大“減持利器”。

  “可交換債在滿足換股條件下可以交換為上市公司股票,由于可轉債投資者換股從而可以使上市公司股東被動減持,而且數量不受限制。配合這一點,上市公司股東就可實現平滑減持。”前述私募機構人士表示。

  另一方面,通過ETF基金進行減持,也是今年來不少上市公司大股東的新寵。

  據本報記者梳理,今年以來,有三七互娛、海特高新、華力創通、通源石油等超過20家上市公司發布股東參與認購ETF的公告。

  7月2日,華力創通公告,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之一熊運鴻擬參與鵬華中證國防ETF網下股票認購。熊運鴻于2019年7月1日將持有的公司股份307.5萬股換購鵬華中證國防ETF的基金份額,換購后,熊運鴻持有公司股份3866.76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6.2826%。

  而此前,熊運鴻持有4174.26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6.7822%。此次換購,熊運洪持股比例降低了約0.5%。

  “此前借道換購ETF減持的并不多,但隨著去年以來ETF產品大發展,越來越多的大股東盯上了這一產品。其要求是換購ETF的成分股中必須包含公司股票以及上市公司股東換購后必須遵守連續90天減持不超過1%等限制。雖然二級市場上來看股東宣布換購ETF的這類減持操作對股價影響較小,但其最終目的仍指向大股東減持,投資者仍需注意。”7月3日,滬上某私募機構人士分析指出。

謹慎參與規避風險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市公司大股東減持攪動市場的背后,往往暗藏著股價暴漲暴跌的風險。

  “類似泰晶轉債的情況此前在多只可轉債中也出現過,從上市公司股東減持動向來看,減持公告的發布也對市場產生影響,隨之而來的還有對散戶的‘收割’。”前述分析師指出。

  “上市公司大股東的花式減持增加了中小股東對大股東這種減持行為的識別難度,另外也給監管層提出了新的難題。這些直接或間接的、變相的減持行為,其本質上都是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實控人及公司高管對于公司價值的判斷。”7月3日,東北證券研究總監付立春表示。

  事實上,在2017年“最嚴”新規出臺后,對以往慣用的大宗交易等減持方式帶來較大抑制,同時也催生了上市公司股東尋找其他途徑,包括可交換債等方式減持,同時也還有不少私募機構打著規避減持新規的幌子招徠生意。

  在本報記者朋友圈內,就有不少機構借新規之機,拋出新的合作方案供上市公司需求方選擇。

  “減持的原因有很多,但其解讀往往都被市場認定為負面。可能是大股東認為現在的價格和公司內在價值相似,對未來公司發展預期以及對未來市場的發展都不樂觀;或者是對自己或上市公司的資金鏈判斷壓力比較大,種種原因導致減持。”前述私募機構人士表示。

  “投資者對此類公司要增加識別能力;另一方面,無論是直接還是間接的減持,上市公司大股東減持肯定對投資者的信心會造成傷害。如果這種情況扎堆出現,整體上市場也會有壓力。”付立春認為。

  在其看來,“監管層應引起足夠的重視。最根本的還是在信息披露方面,通過監管問詢等方式更多地公開,此外還要提高信披有效性,更加真實充分。其實現在很多信披流于形式,對公司實質的操作解釋得并不清楚。”

  (編輯:巫燕玲)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第五人格侦探如何走出房间 全天北京pk10冠军计划 体彩江苏7位数18100期 心快乐赛车大战 新疆时时彩开奖网站 广东26选5开奖查询 养龙虾可以赚钱嘛 甘肃快3遗漏号码查询 剑灵做封魔盒卖赚钱吗 开心棋牌游戏 一定牛河南快3预测 快乐彩走势图坐标 网上开心棋牌真可以赚钱吗 内蒙古时时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众赢人工计划 怎么用solidworks赚钱 微信高额投票赚钱的公众平台6